牛市是选择优秀基金经理的好时机吗?不,熊市才是!
中国的公募基金还是一个年轻的行业,连续管理产品5年以上的基金经理都不多,大量基金经理是2019年以后才上任的,而2019-2020年是牛市周期。上两个熊市周期是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以及2018年。对考察上任不久的基金经理来说,显得样本不足。
本轮沪深300指数从2021年2月18日见顶后到目前的跌幅是27.9%,创业板指在2021年7月22日见顶后到目前跌幅超过31%,可以说这是新一轮熊市周期,且新上任的基金经理全都参与了这个周期。
2019和2020年是历史罕见的公募基金大年,连续两年公募基金的平均收益接近50%,这导致了到了2020年底时近一年收益80%以上,近半年收益50%以上的基金数不胜数,结果2021年1月份公募基金发行量创了单月5600亿的天量。相比之下,2022年3月份的发行量是484亿,且偏债型基金居多。后来的事情大家知道了,2022年2月份沪深300指数见顶。
基金公司宣传基金经理的标准用语是近一年收益xx%,是xx大学的学霸,得出的结论是优秀。投资者听了后觉得很有道理,把钱交到这么优秀的人手里问题不大。
告诉大家一个事实,按照目前的选拔机制,基金经理几乎都是名校毕业的学霸,但实际上学霸和能做好投资之间没太大关系。基金经理学历背景都很优秀不代表所有基金经理都可以被称为优秀的基金经理。和其他任何一个行业一样,能做到优秀的10%不到,能称之为卓越的1%都不到,因为「优秀」和「卓越」就是这么的定义的。
2019年和2020年大部分基金业绩都挺好,这是在赚市场趋势的钱,到后期是在赚泡沫的钱。后面我们会讨论,那些能被称为优秀或卓越的基金经理在这两年的表现大概率是平平无奇的。因为当时抱团越极端,收益越高,这也是为什么牛市不适合选择优秀基金经理的原因。
然而趋势会终止,泡沫会爆,通过拥抱这些赚来的钱最后会还给市场。从这类基金经理身上获得的收益质量不高。比如看一眼持仓就知道这个基金经理买的是新能源或者半导体,那么其实你买的不是基金经理的能力,而是这个行业。你为什么会看好这个行业呢?大概率因为它过去涨幅惊人。这时候买入获得的收益称为低质量收益,蕴含的风险比机会大。
少部分基金经理能够在风格切换时调仓换股,但大部分做不到。一方面规模上已经有十倍甚至百倍的增长,另一方面很少有人会快速抛弃短期让自己获得巨大成功的东西。
而市场周期是永恒的。投资人在周期顶部大量买入,短期获得低质量收益后被双杀,一是大量的买入会继续吹大泡沫使得后面的跌幅更惨烈,二是基金规模短期迅速膨胀,基金经理除了继续买入别无他路。如果抱团就能把投资做好,靠宣传就能把规模做到百亿甚至千亿。那还做什么研究,短期的巨大成功很难复制,还极有可能是失败的开端。
这里要说明一点,讨论这些并不是让大家去自责。在市场热闹时追求高风险低质量的收益恰恰是非常符合人性的,加上过去没有相关经验,这可以说是我们在投资基金的路上必然会踩的坑。更重要的是进行反思,以后尽量去追求高质量的收益。
那么什么才是高质量的收益呢?那就是收益来自基金经理的能力,市场会变,基金经理的能力不会,优秀的基金经理还会持续拓展自己的能力。能力涵盖的范围很广,优秀的选股能力、择时能力,宏观大类资产配置能力、风险控制能力这些都算。而能力最终体现在长期业绩上。
我们要承认的是,资本市场长期是有投资价值的,但是投资对能力要求非常高。优秀和卓越的基金经理通过买入明显低估的资产、严控安全边际、适当参与趋势但远离泡沫,通过可持续可复制的方式获得了稳健的长期收益。他们的收益短期和市场有关,但长期来看是日积月累的小胜形成的大胜,不会短期大涨,也不会大幅往回跌,这种收益称之为有质量的收益。
本次市场下跌为我们寻找优秀的基金经理提供了更多可信的样本,这里利用2016、2018、2022三次熊市来选择长期收益最有质量的基金经理。
基金经理实在太多,我们先把条件设得苛刻一些,即基金经理在2016年已经已上任,且2016至今每年同时跑赢了沪深300指数和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同类平均),每年都达成这点非常不容易。比如2019-2020基金抱团的时候,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是大幅超越沪深300,而今年以来沪深300比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跌得少。满足这个条件的全市场只有一只,安信基金聂世林管理的安信优势增长A,其各年表现如下:
该基金经理自2016年2月份上任以来,超过6年期间累计收益216.3%,年化收益为20.6%,任期最大回撤是28.8%。难得的是每年的数据都优秀,连续7个年份满足双重过滤标准。并且在2016和今年两个熊市中表现出了惊人的抗回撤能力。
纵观其历年持仓,抱团股不太多,消费、周期和科技也都有一些。换手率也不算低。好基金有一个特点,就是你不太看得懂它的持仓。
这么一只长期业绩如此优秀的基金,大家猜一下它最新规模是多少?只有2.78亿,聂世林总共管理规模也只有32.9亿。他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安信价值成长A可以投港股。
需要说明的是,满足特点条件筛选出唯一的基金不代表它就是全市场最好的基金,历史业绩永远只代表过去。此外,稍微放宽点标准,比如某一两年离标准不太远,但大部分都满足条件的基金也同样是优秀的基金,如下:
华商新趋势优选的周海栋属于华商基金的宝藏基金经理,自2015年5月份上任以来(当时指数接近5000点),至今年化回报高达20.6%,在同期所有基金经理中排第一。纵观其2016、2018、2022年的抗回撤表现,都堪称完美,在2019和2020年抱团年份,他也丝毫没落下。周海栋目前管理规模为82.7亿,还不算高。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获得正收益的原因是重仓了煤炭有色等周期股,短期涨幅较大,能否直接追进去需要考量。但基金经理长期配置及调仓换股的能力在过去7年的几轮牛熊中得到充分验证。
万家和谐增长的莫海波也是2015年6月份就开始管理的老将,到目前的年化收益率为15.7%,每年的数据也都极其稳健。最新的持仓偏房地产和农业,是今年以来的主线。莫海波目前管理规模为95.5亿。
工银瑞信战略转型主题A的杜洋目前已经是明星基金经理了,在管规模287.4亿。不光在2019-2020年业绩领先,得益于提前布局房地产和基建,今年以来依然是正收益。
工银瑞信美丽城镇主题A的王君正名气没有杜洋大,但是2015年就上任的他长期业绩也同样优秀,这只基金目前规模只有18亿。他同时和殷耀共同管理工银瑞信金融地产A。
建信大安全战略精选的王东杰目前管理规模48.3亿,海富通收益增长的周雪军已经是FOF最爱的明星基金经理,目前管理规模251亿。
值得一提的是华宝生态中国的夏林锋,他2015年2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前几年的收益中规中矩,其中2017和2018年均没满足我们开始的那个标准,但是近几年业绩明显进步,2021年获得了36.5%的收益,今年以来的回撤也控制得很好。而夏林锋当前的管理规模只有12.1亿,远不及近几年风头正茂的年轻基金经理规模的零头。
以上都是2016或以前就上任的基金经理,他们的业绩经受住了几轮牛熊的考验。这些基金经理的共同点是他们都不是极端的抱团者,在2019-2020年业绩也不错,但大部分都称不上太亮眼。另外就是宏观调仓能力较强,在关键的节点做了方向性的调仓,这和宏观研究能力和多年的基金管理经验有关。
后面几年上任的基金经理中也有一些表现不错的,比如华安国企改革的张亮,安信灵活配置的张竞,中泰星元价值优选A的姜诚、华安安信消费服务A的王斌等。
这些过去表现优秀的基金经理没有哪个是年度冠军,甚至大部分时点去筛选近三月、近一年排名靠前的基金经理都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但是长期来看,他们提供了有质量的收益。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甚至要避开那些短期收益过于有爆发力的基金,因为这意味着风格的集中和收益的不可持续,我们看到的是历史业绩,但是买入后的未来收益才是有意义的。
最后,市场上长期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肯定不止上述几位,降低某一年的标准便会出现更多满足条件的基金经理,而某一年的业绩有很大的随机性。

2016年以来算不算长期也值得商榷。如果非要管理年限在15年以上,那恐怕只有朱少醒了。朱少醒近几年的业绩属于中规中矩,2019-2020的牛市周期表现不错,但2021年0.62%,2022年-20.1%都没有跑赢平均,其最新规模也超过了400亿。2005年至今,富国天惠在17年里获得了18.9%的年化收益,朱少醒的优秀毋庸置疑。2005年至今经历了多少个周期啊?谁都逃不开短期的周期,但我们要相信,存在那种能够带我们穿越周期的优秀基金经理。
这里不是建议大家马上把手里的基金都换成上述基金,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接下来半年或一年这些基金会跑赢其他基金。而是提出一种选择基金的思路,不要因为短期的收益而头脑发热,随大流。

基金收益实现是个长期的过程,在投资过程中不用天天关注基金的涨跌。而是通过基金季报、调研报告等方式,结合基金持仓变化,理解基金经理的投资框架和能力圈。做到因为长期优秀而选择,因为理解而敢于长期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