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俩冒着被隔离的风险,去我的户籍地领证了,不得不说,现在婚姻登记人数少的很,去了现场,只有我们一对。
工作人员没有对我俩的年龄、资料表现出很大的诧异,可能更夸张的他们也见多了吧。例行公事的十来分钟就办完了。然后另一边还给我们免费发放了叶酸、避孕套,做了采血检查传染病等。谢谢国家免费的服务,有心了。
领完证,他就在家族群里同步了消息,得到了亲戚们的祝福。
他自言自语到,领完证也没有特别感受啊。。。我说问你几个问题哈,婚房在朝阳还是海淀买?彩礼十八万八是你妈给还是你给?三金买卡地亚还是蒂芙尼?婚庆公司的二十万准备好了吗?他笑:擦,你别来这套!我说:现在有感受了吗??哈哈哈
说起婚礼,跟大家交待下,我俩商议好了,不办婚礼仪式了,一是不想麻烦,我俩都怕繁文缛节,二是不想给亲戚提供一个八卦的平台,议论我俩。过年回去见一圈就好。
彩礼领证前他没给,但同意今后公司进账都给我,因为他不会管钱,花钱大手大脚根本攒不下,我是抠门派,他比较放心。哈哈哈,我终于把控财政大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