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色牡蛎,20220327 结营课
今天前半小时一稼老师将之前的课程做了个总结,一向有些抓不住重点的我,这次串联在一起,突然就明白目标营主要讲啥了。
人的使命是人来世间走一遭的意义所在。
降噪:探寻使命第一步:
人生常见的噪音:
1.受害者心态:把责任推给别人,把主动权和力量交出,无力和无解。
---要反思自己,调整心态,把磨难变成磨砺,成为迈向美好人生的垫脚石。
2.自我贬低和自我攻击:水的实验(注意力,语言和肢体语言)、接纳自己和爱自 己。(感恩练习智慧友爱妈妈)
3.恐惧:最常见的是不够好和不被爱,后果是体内能量被压制。消除恐惧方法:正念、调整注意力,行动,打开格局,改变认知,无我利他,想象最坏的结果。
使命探索:
1.擅长、热爱和社会价值,和畅想三年和十年的愿景,找到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和怎样的价值观。
课上有尚妍和Jenny的分享,给我感触很深的是尚妍的分享,特别是关于和妈妈关系。听了下来,课后立马去链接了尚妍,说出了我的困惑(也是需要勇气的)。
我觉得是我目前人生最大的卡点,我经常为此苦恼。具体问题是:我发觉我经常和人抱怨妈妈的各种不好,譬如强势、喜欢控制她的孩子、冷暴力等,特别是催婚这件事,每年我都不堪其扰,甚至想着我过年能不能不回家不面对她。清明短暂回家能不能尽量少说话,至于五一国庆自然是不回去的。平时能不能不接电话不发微信,用来逃避妈妈的催找对象。事实上,前几年我就和个蜗牛一样,阻隔一切和妈妈可能的交流来避免这件事情,我确实很少发微信问候,电话也是一年不会打一个,电话打给我我也会无视掉,必要的事情通过微信沟通。虽这么做,让我躲在一个自己建造的安全的壳里,但冲突和不良后果还是有的。直接冲突就是去年过年,妈妈和我沟通不成(要我和男友分手找个当地的,后来确实别的原因不在一起了),就对我冷暴力,几天吃饭的时候对我冷眼,不吃饭不坐一起的时候压根不理我。今年过年缓和了,因为我答应她去相亲,吱吱吱。不良后果就是我发现我还是很爱妈妈,可是有些东西阻隔了,心态调整不过来,一想到和妈妈关系我就觉得人生不值得。
听完一稼课程,我就发现我的受害者心态非常严重,我总是觉得妈妈对我不好,想来也是我对她不好,妈妈前几个月还说要我回去陪陪她(爸爸不在了,妹妹在别的地方上学了,弟弟初三,除了吃饭和睡觉也不呆家里,学业繁重),我直接无视了。上次做感恩练习,我写了个马上去做的作业是感恩妈妈,在输入框打了几个字:妈妈,感谢你把我生下来..想想又删掉了,因为内心还是埋怨。
上面都是铺垫,因为一直想修复这段关系,所以课后链接尚妍,说明我的困惑。尚妍大家夸她的品质都是妈妈对她“不好”的那些事练就的。我可以视为妈妈来给我上课,让我在这方面成长和突破的。当然尚妍也坚持自己的想法,取得结果,所以不来“控制”她了。克服了自己不够好,一直努力和上进,克服一个个的困难,取得了一些成绩。这就是一稼课程说的觉得自己不够好,慢慢接纳自己的表现了。
关于一直拿自己和别人比较,发现很多人都有同款妈妈,喜欢比较,贬低自己孩子,孩子其实容易自卑的。反过来说,为什么喜欢比较呢?应该是内心希望我们更优秀和更好把。
另一个困惑就是妈妈催婚催找对象,被催多了麻木了,甚至就在想要不我随便找个人结婚,完成她说的任务好了。尚妍指出了很重要的一点:千万不要这样,人生是我自己的,我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任务是谁的呢?最后结果是我来承担,一时的结婚,身边人都满意,但我自己不满意。而且结婚再离婚,是一个重大的创伤。---我想了很久,确实很在理,我分析了很多方面:妈妈的角度,亲戚的角度,我自己的角度,上帝的视角:社会时钟。很自然的用了一稼在课上的内容,后来我想明白了,这不是谁的任务?既然后果由我承担,那么应该是我来做决定,但采取比较缓和的方式。现在不去和妈妈硬碰硬(遇到冷暴力和各种打压),讲道理(说我读多了书脑子坏了)。我也认识到妈妈的局限性,她把她的快乐寄托在我身上(只有我找对象、结婚、生孩子、过比较正常人的生活她才快乐),但寄托在他人身上怎么靠得住呢?顺便担心亲戚的闲言碎语,可是别人的嘴怎么管的住呢。所以想控制我按照她的节奏走,不存在的,我的人生当然是我自己做主咯!无论是谁,都只能是建议,并不能主宰我的人生。认识到这些后,我给自己卸掉了这一层限制,以前写三年畅想总是很多限制,看来可以再想一次咯!之后找适合机会找妈妈聊聊,希望是更开放的态度面对这件事情,做我能够做的。
写完内心平静了很多,以后还会有精彩丰富的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