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宅在家,终于看完了这本阿兰·德波顿的《哲学的慰藉》。室友评价它很好读,不费啥脑子,读来的确如此。
分别写了对与世不和的慰藉、对缺少钱财的慰藉,对受挫折的慰藉、对缺陷的慰藉、对伤心的慰藉、困难中的慰藉,分别对应了苏格拉底、伊壁鸠鲁、塞内加、蒙田、叔本华和尼采几位较著名的哲学家。
苏格拉底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的对话式交流,经常在雅典大街上随意拉着一个人聊各种问题,也是很有趣。著名的苏格拉底之死,来源于当时三个人,指控苏格拉底挑战当时的律法等要求处以死刑,当时雅典的审判制度是一群大抵由一群居民组成的审判团来做投票,结果苏格拉底被判死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很多朋友来看他并失声痛哭,苏格拉底倒是很洒脱,劝朋友们不要为自己而哭泣。其中有句话写的很有道理:我们应该关心的不是反对我们的人数,而是他们反对的理由有多充分。很好的解释了面对舆论或者负面消息,不沉湎于反对的人数之众,而是他们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还有个印象深的是蒙田,以前高中语文课本上读过蒙田的热爱生命,应该是《随笔集》中的一篇,写的蛮好的,后来从图书馆借来看了几章节。蒙田出生在富裕的家庭,家里有藏书千卷,他很爱看书,小时候古典著作开蒙,后来还骑马去欧洲游历了一番。印象比较深的是提到蒙田大胆的谈性和关注生活中细微之处,比如一般人都会放屁等。对蒙田印象真是大为改观,还以为会是个很正经、不苟言笑的哲学家,没想到这么接地气哈。
总体来说书不错,有人说这本书写的很水,既不专业也不通俗科普等,只适合那种哲学入门又不专业的人看。是这样吧,正巧我就是这种人,看不懂大部头的哲学书籍,就看些浅显易懂,好入门的书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