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和农民工不愿意进城了?
      这是真的。
    之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一个关于农民向城市转移意愿调查的结果,其中“很想”的占11.83%,“比较想”的占21.73%,“一般”的占17.45%,“不太想”的占24.82%,“完全不想”的占24.13%。
      也就是说接近一半农民不想进城,另外有66.1%农民工选择到了一定年龄就回乡。
      还有一组数据,2019年,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60.6%(即常住城市达6个月以上就算),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却只有44.4%
      也就是说,全国有2.27亿人口常住在城镇却没有取得城镇户口。而这个人群的主体(高达76.7%)就是离开户籍所在乡镇外出务工的1.74亿农民工。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以农民工形式存在的人口实际有效工龄会受到多重制约。
      第一,一般城市里的企业招聘农民工有年龄限制。农民工从18岁出来打工,到45岁以后,城市的企业一般就不再招聘了,这个群体在45岁左右就回到农村去了。正常的一个城市工人可以干到60岁,而农民工就少了15年在城市工作的时间,整个人生的工龄少掉了1/3
      第二,农民每年一月初可能就要回家探亲,过完春节再重新找工作。每到春节,有1亿到2亿的农民工回到家乡,然后2月、3月才从农村返回城市。这样中国农民工在几十年的工龄中每年就有两个月是回乡、返城的状态,这个状态下就使得一年中农民工稳定的工作时间只有10个月,少掉了两个月,也就是1/6
      可以想象,一生少掉1/3,一年少掉了1/6,实际上就使农民工实际有效的工龄少了1/2,处在农民工状态的劳动力红利只有在城市劳动力的一半,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城镇化率刚达到60%,就出现了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开始短缺。
图片
      如果这部分农民工转化为城市居民,这2亿-3亿的农民工就相当于延长了一倍的工龄,相当于多了1.5亿人的劳动力,这样能很大程度上缓解中国人口红利的退出。
      所以对于农民工落户城市,不仅是改善了农民工待遇的问题、有效工龄的问题、人权的问题,同样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增加社会生产力的问题,能延长中国劳动红利。
      毕竟前段时间刚公布了七普的出生率,我国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1.45‰。
      人口首先直接影响到:房价养老
      毕竟有人说过,房地产短期看金融,中期看土地,长期看人口。总的来说,当人口减少时,接盘的人会减少,同时房价分化会更严重,因为中心城市对人口的虹吸效应会更强。
      第二就是养老,按照这个出生率计算,未来一年出生人口为1000万,同时就有2000万的人进入退休年龄。
      2020年中国60岁以上老人2.5亿人,按照未来每年60岁以上年增加800-1000万的速度,那么10年后,2030年中国60岁以及以上人口将达到3.4亿左右,大约每2个人工作就要供养1个老人。所以,养老和医疗压力是比较大的。
      由于退休老人越来越多,劳动力又逐渐减少,养老金也就面临亏空的问题,所以延迟退休被提出。如果延迟退休五年,相当于少发五年养老金,多收五年社保金,一来一去,就有了十年的窗口期,对于养老金空账的压力就小多了。
      但对于农民工来说,就又比城镇职工少了有效工龄时间,且不少农民工并没有购买养老保险,还同样面临着赡养老人,抚养子女以及日常开销等问题。
      所以说,有能力的人能在城市落户就尽量在城市落户吧,有效的工作时间和劳动成果、工作寿命,才是决定自己收入的根本原因。
      一直漂泊在外,租房住总免不了搬家。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物质条件,是根本经不起搬家的折腾的,成本太大了。首先,每次搬家总要经历断舍离,不可能将所有东西都带走,这也就意味着到了新住处又要重新购置。其次,搬家特别麻烦,折腾来折腾去,费时又费力,耽误的也是自己的时间和金钱。
       如果能在城镇落户安家,也能免受漂泊之苦,还能增加自己的有效工龄,多干个十几二年,收入增加比什么都强。再者,城市的医疗资源更加丰富,以后子女也能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