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则“相互宝6月11日被关停”的消息冲上了微博热搜。
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先是表示“不予置评”,之后又称关停传闻不实。
相互宝关停传闻甚嚣尘上
相互宝到底会不会关停,要等到这个周五才能看到答案了。
即便11日没有关停,也能从中看出大众对于相互宝的隐忧。
这一担忧的源头在于今年以来,多家一、二线网络互助平台相继关停。
先是今年1月31日,美团互助宣布正式关停;再是今年3月24日轻松互助关停;然后是水滴互助在3月31日关停。随后,4月30日,悟空互助宣布关停;5月14日,小米互助也宣布关停。
这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
轻松互助成立至今已有5年时间,最高累计会员数超过6000万人,属于次一线平台。
而水滴互助的影响面就更大了,同样运营5年之久的水滴互助,累积了1亿多用户,和相互宝同属强一线平台。
主要互助平台运营情况(截至2020年7月)
排名第二、第三的互助平台都已经退出了,排名第一的相互宝还能撑得住吗?
尤其是在行业集体退出的大背景下,相互宝更是显得前途未卜。
今年以来,相互宝的会员数呈现出下滑态势。
今年1月份的第二期,相互宝的分摊人数首次跌破1亿。此后,相互宝分摊人数不断下跌。截至6月第一期,分摊人数已降至8729.8万人,比年初减少了1370.96万人。
想当初,网络互助也曾有过辉煌的时候。
网络互助在我国最早出现于2011年,“互保公社”成为国内第一家网络互助平台。
随后在2016年,网络互助迎来井喷式发展,互助平台数量一度超过200家。
监管在2016年12月对网络互助乱象进行了专项整治,大量网络互助平台关停。
但随着 “相互宝”在2018年10月进入网络互助行业,再一次掀起了网络互助的热潮。
紧随蚂蚁金服的脚步,滴滴、苏宁、美团、新浪、360、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在2019年纷纷入局网络互助。
2018年至2019年期间,网络互助行业迎来最为黄金的发展阶段,规模迅速扩张、用户数量激增。从2015年到2020年,五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0%。
国内网络互助发展经历三阶段
2020年9月,行业的发展迎来拐点。
在银保监会打非局发表的《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文章中,称“网络互助仍处于无监管状态,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同时建议国内保险监管部门将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并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文章中甚至点名道姓,把相互宝、水滴互助直接定性为非持牌经营,存在涉众风险。
随后,监管多次声明,要将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之中,避免网络互助平台野蛮发展,损害消费者利益。
一旦纳入监管,平台将面临未知的监管合规成本。
因此,美团、轻松、水滴等一众互助平台经过一番考量,最终还是选择了退出,切割了网络互助业务。
摆在相互宝面前其实也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退出,要么被纳入监管。
目前来看,相互宝可能还没做出最终选择,但是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了。
亿级体量用户何去何从?数亿元分摊费用如何合理处置?这些问题都需要相互宝方进行详细地考量。
可以没有创意,但绝不能没有意义!可以没有热度,但绝不能没有温度!
精选本人高阅读量帖子两篇供有兴趣的财友参考学习:
想学习如何选购小孩保险的可以参见该贴:《一贴教你学会小孩的保险到底该怎么买? 》
想学习保险一些概念性基础知识的可以参见该贴:《读完这篇贴,选购保险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