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一个感觉,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尤其在看一些纪实类书籍时,经常能从几十年前的场景和预测中看到与现在的大量重合点。

就像我今天分享的这本书——《饱食穷民》。


它是日文记者斋藤茂男写的纪实文学,书中主人公生活在上世纪80-90年代。

奇妙之处在于,那些故事放在当下中国,毫不过时

三十年前发生在日本的一切,正一幕幕地在如今的中国重演。

彼时的日本正值经济高速发展阶段,人们虽然衣食无忧,然而焦虑感也随之爆棚,迷失在“繁荣中的贫困”里:拼命上班却买不起房子、内心动荡不安却找不到出口……陷入饿不死但远远触碰不到身心自由的怪圈里。

这就是“饱食穷民”的含义吧。

很多人看完后认为这书太丧了,B站上也有up主不建议大家去看。不过在我看来呢,这书反而有种朴素的真实感。

书中许多故事,相信你看完也会感同身受,或许我们能从中以后视镜的视角,得到如何应对当下一些困境的启发


01
被加班裹挟的人们

作为社畜一词的发源地,日本绝对是加班文化的老前辈了。

根据1988年的统计数据,日本人的年度总劳动时间,要比当时的德国人多547个小时,而这一差距在1989年也达到400个小时以上。

这仅仅是官方公布的数据,现实远不止于此。

以银行为例,很多考勤系统的月加班上限是22-25小时,多的不计入。这可不是为了鼓励员工按时下班,是为了限制加班费的支出。换句话说,员工的多数加班都是免费的。

唔,是不是与眼下中国的“996”、“福报论”如出一辙?
书中提到了一个群体:程序员。

三十年前的日本,传统行业还是占大多数,多数员工在一家公司上班几十年直到退休。但那时的程序员群体,除了忍受高负荷工作,同时还要面对随时被淘汰的不安全感。

“在这个行业,以前积累下来的经验很快就会被淘汰。所以才会有人说,程序员35岁就得退休。”资深开发工程师川越在采访时说。

啊~多么耳熟的话。

为什么特别提到程序员?

他们站在技术浪潮的前端,其状态是一种映射,映射出未来几十年计算机给人们带来的变化

作者采访了无数个程序员后发现,长期与程序打交道的人,性格会潜移默化地被二元对立、命令式的程序价值观影响。

这是一种技术应激,而它不局限于体现在程序员身上。

大家开始快速要求得到结果,就像眼下我们看个视频都喜欢开1.5倍速;大家开始变得与日常人沟通失去耐心,宁可在虚拟世界寻求满足;大家的工作逐渐占据了大部分生活,“是否有用”变成做事标准。

计算机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

书中把“高强度的工作”、“无法和人正常沟通的性格基础”、“计算机的发展”称为现代人的“三重枷锁”。

在高强度工作下,人缺少社交中带来的成就感,而这部分成就感,又只能靠大量工作去弥补,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02
被借贷裹挟的人们
当年日本流行小贷,随着石油危机引发经济放缓,为了刺激消费,金融机构用各种方法鼓励老百姓借贷。

只要你有一份正常工作,就能轻松借贷到一大笔钱。

比如一位在银行上班的小姐姐,她想买个3万多的包包,跑去借贷。贷款公司“慷慨”地贷给她70万,于是她开始无节制地消费,出国旅行、买高端奢侈品、买昂贵的衣服,彻底陷入买买买的快感中。

贷款花完,只好借新债还旧债。

多轮利滚利,她的负债已高达几百万日元

这套路和我们现在随处可见的小微贷款app,一模一样嘛。

知名数据机构尼尔森曾发布过一份《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里,有两个扎心的数据:

1、在18岁到29岁的年轻人中,信贷产品的渗透率为86.6%;
2、其中占比最高的,是消费类信贷。

这不单纯是年轻人的消费观出现问题。

无处不在的消费贷广告给人带来某种错觉,强调消费带来的种种美好体验,却对超出自己能力的消费欲将带来的负面结果只字不提。不少电商平台与贷款机构合作,以使用网贷可得到大幅优惠为诱饵,摇旗呐喊般地怂恿年轻人借贷消费。

这里我必须说一句,是否注重储蓄,始终是衡量年轻人财富积累的重要风向标

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没挣几个钱,存下来没意义。储蓄至少让你的账户是正数,月光族是原地不动的0,而借贷族是负数。

一个是复利,一个是负利。

更何况许多机遇,是需要在金钱的加持下才能抓住,储蓄的本质是攒筹码,用筹码兑换机会、兑换资本、兑换可能性。

而这对两手空空的消费负债族来说,无疑是镜花水月。

03
被“症状”裹挟的人们

80-90年代的日本,有一种常见的症状:很多人快速疯狂进食再反复催吐,不断循环,无法自拔,以此缓解种种“症状”。

有些人是对生活迷茫,参加一些“心灵课程”寻求解脱;
有些人是对家庭关系困惑沮丧,不知道如何是好;
有些人是被社会价值观否定,产生自我怀疑;

他们找不到解决方法也无人倾述、无处发泄,只好想办法从食物上寻求慰藉。于是那时拒食、过食、过食呕吐症患者非常多。

而表面的症状并不是最让人忧心的,背后的心理症状才是根源。

医疗机构观察到,无法接受自己的人越来越多,对现状极其不安,导致一点点挫折都有可能将他们推入万丈深渊

从现实层面,大家肯定都认为,有病就去治呗,不然多影响健康啊。

而有位医生采访时说,他曾对病人说,如果你真的不想把病治好,那么保持病态活下去也是人生的选择之一,你想面对黑暗的一面也没问题,要一直绝望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多人或多或少地想保持“病态”

多数人追求的不是自己的幸福,而是一种政治正确。

比如孩子,似乎只有按照父母和老师的预期,言听计从地走规划好的路线才能成为优等生;比如年轻人,似乎只有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才能得到社会尊重;以及模板化的美好生活、模板化的美满婚姻。

实际上我们常常忽视,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存在对错,它只是一种选择

有时候你眼中不理想的境地,但别人愿意身在其中,或者愿意承受带来的一系列结果,那么,它并没有什么问题。

书中有一句话很温暖,也很戳人:

我会对那些拒食、过食、不上学的孩子们说,堂堂正正地痛苦好了,因为痛苦一点都不丢人。然而这个社会根本不允许他们这样。会有人催他们快治病、快上学,对吧?


我不会这样。我会告诉他们,你现在的经历比起上学重要得多,所以你可以继续好好地病下去。


04

这本书不长,纪实故事看起来轻松顺畅。

它像一面镜子,跨越30-40年照射出处于某个类似阶段的大量社会共性,很多人或许会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物质缺乏的年代,人们所求的不过一餐一饭;而物质丰富的年代,人们欲望高涨,却往往说不清所求为何。

后记中的最后有两个问题:

我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想要度过怎样的人生?

希望我们在翻山越岭、默默攀行的旅程中,适时地想想这两个问题。

接纳客观环境的瑕疵,接纳模板化以外的个体。终有一日,落定心中的山,得到值得欣慰一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