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卡卡的书单中知道这本书,是英国作家珍妮特·温特森的小说。前段时间读完 小径分岔的花园 后,花了20天左右读完这本书,读着读着就被这本书吸引,每天看到11点多。书不算厚也不薄,两百多页。
暂且不论其他书评如何,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我阅读这本书,是看到一个女孩子珍妮特的成长,她妈妈是教会秘书,日常的工作和爱好就是宣传和运营教会,耳濡目染下,珍妮特也对教会布道等有着很深的理解与天分。从她小时候发生的街区的故事到慢慢长大,很多时候,遇到了诸如生病或者平常的时候,母亲总是给她橘子吃,以至于后来想象中的魔鬼都是橙色的。后来珍妮特遇到了梅兰妮,她们有过一段感情,但被发现(估计是梅兰妮在做祷告时说了此事)后,教会和母亲都不能容忍这事,想要珍妮特迷途知返,他们认为男女在一起才是正常的,做了驱魔的仪式后,珍妮特并没有听从他们的意见。后来她被赶出去了,打着几分工作边完成学业。再后来她有一年回家,看见她母亲的转变,包括学习年轻人玩的电子琴,发布自己的电台频道声音,还有水果也不止橘子一种,加入了菠萝,顺带说了句带些哲理性的话: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女孩也不一定非要喜欢男孩。在我看来,这是她母亲对珍妮特的性取向的认同转变了。
在写作《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时,作家珍妮特•温特森说,“我试图解释自己从何而来,我试图把一段怪异的童年、一种非同寻常的个人历史讲明白,我也试图去宽恕。”这本基于作者个人回忆的半自传体小说,无疑是这段怪异人生的最佳注脚。多年后,成年的温特森从记忆深处打捞起这段童年往事,在追忆逝水年华的同时,更多了一种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