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五一假期,我选择老老实实待在家,把西春吉雄的《日本电子产业兴衰录》看完了,收获很大。
趁着刚看完的热乎劲,在此把自己的读书体会进行整理,和各位小伙伴进行分享。
这本书讲什么?有意思么?多厚?好读么?
《日本电子产业兴衰录》这本书,主要是讲日本的电子产业为什么在2000年后开始衰落,找衰落的原因。
全书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介绍日本电子产业整体衰落的情况。
第二部分,分电视、通信、计算机、半导体四个子行业一一介绍具体衰落情况(1950-2013)。
第三部分,解释日本电子产业为何衰落。
这本书有意思的地方在讲日本计算机、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以及第三部分对日本电子产业衰落的解释
全书236页,15.4万字,不厚,翻译也挺好,没什么专业上的难点,6、7个小时就可以读完。
下面就讲讲自己收获的一些点。
收获1:战后-2000年,日本电子产业兴;2000年之后,日本电子业开始衰
收获1是关于事实层面的。
日本电子产业整体的拐点发生在2000年。
电视机业的拐点在2010年。
通信业的拐点在2000年。
计算机业的拐点在2000年。
半导体业的拐点在2000年。
全都是拐点之前繁荣发展,拐点之后开始衰落。
收获2:日本的产业发展,一定程度上受到日美关系影响
日美关系至少可以分三个阶段:二战刚结束-1950、1950-1985、1985-2018、2018-至今。
第一阶段(1945-1950),二战刚结束,担心日本搞事情,美国抑制日本发展。
第二阶段(1950-1985),美苏冷战,美国扶持日本。
第三阶段(1985-2018),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冷战结束,美国转为抑制日本工业发展。也就是在此期间,美国签订了“广场协议”(1985年),日元大幅升值(由1美元=240日元变为了1美元=120日元),“日美半导体协议”(美国反日本半导体倾销),日本也陷入了停滞发展的20年。
第四阶段(2018-至今),美中贸易摩擦成为核心矛盾,中美贸易战。
(日本GDP还在停滞)
收获3:日本电子产业衰落的根源:未搭上设计、制造分工的班车——“直面需求”、“提高稼动率”、“摩尔定律”→“设计+代工”
虽然日美关系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日本宏观经济的发展,但并不是日本电子产业衰落的根源。
日本电子产业衰落的根源在于,没有跟上电子产业设计+制造分工的大潮,始终坚持传统的一体化生产,结果既没有成为苹果,有没有成为鸿海(富士康)。
我觉得这是全书最出彩的地方,很有嚼头。
理解这一点,就要先理解,制造业的生产关系为什么会重构为“设计+代工”分工,而非传统的“一根竿子通到底”一家公司什么都自己做。
首先,从满足消费者需求层面来讲,设计与制造的分工,可以使得产品更加贴合消费者的需求。
设计、制造一体化,是传统的工业社会型生产关系,在进行生产时,会更多考虑“我能做什么”,会更多受到制造能力限制。
而将设计、制造进行分工,设计厂商可以不被制造能力束缚,更多思考“用户要什么”,而不用管“我可以造什么”,进而生产出来的东西,更能满足用户需求。
其次,从降低成本这个角度看,设计、制造分工,能够更加高效。
制造环节一般是需要进行重资产投资的。对于一项重资产投资,它会具有规模效应:生产的数量越多,平摊到单位产品上的成本也就越低,也就越容易收回成本。
所以,提高设备的稼动率是关键。(稼动率就是:是指一台机器设备实际的生产数量与可能的生产数量的比值)
来,我们举一个场景,来更好的理解:
假设所有的公司,全都是设计、制造都自己干,那么任何一家公司,都要投制造产能设备。在某一个市场上,如果有5家公司,那就要建5个对应的生产线。
但每个公司销量有限,投了5个产线,每个产线的稼动率都没打满,设备利用率都比较低,单位产品的成本就很高,要获得商业成功就比较难。
好,现在还是这个市场,但突然来了一个新同志,对这5家公司说,你们分开投设备,稼动率低,设备投资折旧高。这样吧,我不做产品,专门做代工,你们专心做设计,我来帮你们生产,生产设备投资不要那么浪费,交给我一个人投。
假设这个新同志说服了这5家厂商,实现了设计、制造分工。那么新的情况就是,原来5个人要投5个设备,现在由一个专门生产的人,只要投4个设备,但总产量和原来还是一样。也就是说,代工之后,一些设备实现了共用,闲置的时间更少了,提高了稼动率,进而单位产品的设备成本更低。
同时,对设计厂商来说,即便是代工的支出和原来自己生产的成本一样,但由于少了设备投资,
实际上是以更少资产获取了相同的利润,提高了资产回报率,也是再变好。
第三,电子行业所遵循的“摩尔定律”,也更是促进企业实行硬件+软件分工。
摩尔定律,意即,每18个月集成电路上的晶体管数量会多一倍。简单理解就是,每过18个月,同样的钱,可以实现翻倍的性能。
在摩尔定律的作用下,要么就是不停打价格战,要么就是提供更好性能。
打价格战,就是不停降价,最终到降无可降的时候,产业也就死了。
而不降价就要提高更好的硬件性能,同时还要使得性能有出口,要有更多给力的软件来吃掉新增长的性能。这就导致了硬件+软件的分工。
同时,也因为摩尔定律,一般设备4-5就要被迭代,投产一个设备能够卖出的数量有限,然后就要更新。
所以,在更直面用户需求、提高生产效率以及电子行业特有的摩尔定律作用下,电子产业开始重新定义生产关系,越多越多的改为设计+代工的分工合作模式。
产业大势更改为,设计+代工,而日本还在坚守什么都自己做,不搞分工。在更先进的生产关系下,就落后衰落了。
电子产业生产关系的未来:1.0设计、制造一体化;2.0设计+代工分工;3.0 设计+代工+部分制造
这本书也激发了我的思考。
大胆展望未来,我认为,未来电子制造的生产关系将从设计+代工的完全分工,再度进入到设计+代工的不完全分工的3.0时代。
1.0的生产关系是,设计+制造全都自己干,重向一体化。
2.0的生产关系是,设计+制造全都分工,做设计的只做设计,不做制造。
到了3.0时代,处于竞争方面的压力,为了维持自身产品的差异性,设计公司将介入部分核心产品的生产,以构建自身的竞争力。
比如苹果现在已经这么干了,为了维持产品的差异性,研发自己的芯片。
以上就是对《日本电子产业兴衰录》一书作的读感梳理。
————————记于2021年5月4日 20:49 by廖小略爱理财,如果觉得有用,点点赞,关注关注,我会分享更多干货给大家。欢迎大家多多关注,多多支持,一起交流,一起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