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哈啰出行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上市申请,这家年交易金额达130亿元,年度交易用户达1.83亿的共享出行和生活服务平台未来发展潜力有多大
提起共享单车以及几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单车烧钱大战”,许多投资者还记忆犹新。
如今OFO单车拖欠数十亿消费者押金未退,摩拜单车已经被美团收购,改名美团单车运营,而在资本市场竟然传来了当年并不起眼“小蓝车”要赴美上市的消息。
4月24日,哈啰出行(下文称哈啰)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赴美上市招股书,代码为HELLO,机构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哈啰本次承销商。
来源:招股书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截至2020年底哈啰APP是中国交易量排名第三的本地服务平台,也是以每ATU(年度交易用户)平均交易额计算中国平均交易量最大的本地服务平台。
以骑行量计,哈啰是2020年中国境内排名第一的共享自行车提供商;以交易总额计,哈啰出行为2020年中国第二大拼车平台。
来源:招股书
从过往的融资经历来看,阿里巴巴对哈啰出行的帮助很大,而不仅招股书显示第一大股东为蚂蚁集团,同时蚂蚁集团多名高管担任哈啰的董事。
另外哈啰单车还吸引了全球新能源电池龙头宁德时代投资,究竟这家公司有何亮点,未来发展前景又有多大,我们来详细看看。
一、创立四年,业务覆盖移动出行和本地服务
哈啰于2016年9月在上海成立,运营至今约四年半左右的时间。
公司是国内领先的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提供移动出行服务及新兴本地服务。
移动出行服务主要包括两轮共享服务(“哈啰单车”和“哈啰助力车”)和顺风车服务(“哈啰顺风车”);
新兴本地服务主要包括“哈啰电动车”以及公司与宁德时代和蚂蚁集团合作推出的“小哈换电”等。
来源:招股书
根据最新截至2020年底数据,哈啰总交易金额(GTV)达到了130亿元人民币,年度交易用户为1.83亿,总交易数达52亿次。到2020年底为止,34%的哈啰用户曾使用过公司的两种或以上服务。
哈啰出行平台上的主要业务包括:
1、两轮共享服务:哈啰出行的两轮共享服务包括共享单车和共享助力车。
哈啰单车已成为连接公共交通的重要通勤工具,其行程范围通常为0.5到3公里;而电动自行车行程范围通常超过3公里。
哈啰在积累了哈啰单车的运营经验后,引入了哈啰助力车,以有效满足城市出行的需求。
截至2020年末,哈啰出行的两轮共享服务已在300多座城市(地级市及以上)开展。按照2020年的总骑行次数计算,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两轮共享服务平台。
2、顺风车服务:哈啰通过运营哈啰顺风车,为用户提供方便环保且经济高效的出行方式。
2020年,哈啰顺风车总交易额为70亿元人民币,市占率为38%。按照2020年的总交易额计算,哈啰顺风车是中国第二大顺风车交易平台。
2020年末,哈啰顺风车累积了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
同时继顺风车业务之后,哈啰上线了经济网约车服务“哈啰打车”,进一步丰富公司的移动出行生态。
3、电动车服务:哈啰还推出了“哈啰电动车”,并通过特许商店、天猫自营店等渠道向用户出售。
目前,哈啰已开始自主设计和开发智能电动自行车。2021年4月7日,哈啰出行旗下哈啰电动车发布了适用于两轮电动车产品的VVSMART超连网车机系统,并推出了首批搭载这一系统的新款两轮电动车产品。
哈啰认为从用户本源需求和出行场景出发,车辆联网有助于提高产品体验,是电动自行车未来趋势。进而哈啰创造了两轮行业首个车机系统,一方面用来驱动硬件智能,另外一方面用于连接更多出行生态。
同时,哈啰新品电动车将采用包括门店统一定价,APP线上下单、线下提车等新零售模式,公司也将聚焦传统门店互联网化,数字化管理线下门店。
4、换电服务:哈啰于2019年6月推出了与宁德时代和蚂蚁集团合作的小哈换电服务,为两轮电动车用户提供换电解决方案。
截至2020年底,小哈换电已在55座城市部署。换电服务可以快速安全地替换低电量锂电池,节省电池充电时间并减少电池购买成本。未来小哈换电将为包括哈啰电动车用户在内的越来越多的用户提供换电服务。
根据招股书显示,哈啰平台建立的两轮共享出行服务和本地服务,形成了不同类别客户的协同效应。
60.5%的哈啰助力车新用户、40.2%的哈啰顺风车新交易用户、39.9%的哈啰顺风车新接单司机、63.2%的哈啰电动车新用户获取自哈啰单车服务。同时,8.4%的哈啰单车新用户获取自以上服务。
来源:招股书
二、出行业务占九成营收,单车、顺风车市场高速增长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过往两年哈啰的营收实现了高速的增长。
哈啰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48.23亿元、60.44亿元。2018年、2019年、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15亿元、-11.33亿元。
可以看到哈啰2020年营收较2018年增长近185.9%,而净亏损则是大幅降低。
来源:招股书
2020年,虽然受新冠疫情影响,但哈啰各项主营业务收入都有增长。
其中哈啰两轮共享服务2020年的营收为55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增长21.1%,毛利为3.7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增长25.9%;哈啰顺风车服务2020年营收4.6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大幅增长131.2%,毛利为3.8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大幅增长167%。
2020年哈啰两轮共享服务占比总营收达91%,是最主力的业务收入来源;而顺风车业务收入则在营收占比上为7.6%,排名收入来源第二位。
2020年,哈啰出行经调整EBITDA为15.6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增长15.5%。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大幅增长88.2%。
来源:招股书
那么从行业前景来看,哈啰有多大发展空间呢?
根据艾瑞的数据,中国共享单车服务(包括共享自行车和共享电动自行车)市场规模已从2016年初始阶段时的较低水平增长到2020年的138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为287%。预计到2025年该市场规模将增至463亿元人民币。
中国顺风车服务的市场规模则从2016年的55亿元人民币增至2020年的181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为34.9%。
随着顺风车服务市场的不断成熟,预计到2025年该市场规模将达到1148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为44.7%。
三、蚂蚁、宁德战略入股,持续探索万亿大赛道
本次IPO前,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Antfin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是哈啰出行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36.3%的股份。
其后几大股东分别是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磊、GGV、成为、复星、春华以及大湾区基金等知名财务投资人。在哈啰出行的股东中,蚂蚁集团和宁德时代与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哈啰的核心管理层一共有15人,其中有6位董事代表的是投资方,他们分别是:春华资本的、复星资本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丛永罡、成为资本的运营总监Jiang Shaoqing、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蚂蚁集团战略投资部高级董事朱超、蚂蚁集团副总裁杨鹏。
来源:招股书
对于哈啰出行而言更加有想象空间是本地生活服务。
从2020年开始,哈啰已在“到店团购”、“酒店”等领域进行探索。
比如哈啰关联企业——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哈啰酒店”、“哈啰轻酒店”“哈啰公寓”“哈啰客栈”以及“哈啰小旅馆”等相关商标。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哈啰近期已经在成都、合肥等城市推出自有品牌住宿业务“哈啰小旅馆”和“哈啰酒店”。
此外,哈啰还在广州、沈阳等几个城市上线了到店团购业务,并开始招募团长。
来源:招股书
根据艾瑞数据,到2025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到35.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2.6%。而本地生活服务的线上渗透率也将由2020年的24.3%增至2025年的30.8%。
从目前的来看哈啰已经在两轮和四轮业务取得了不错成绩,未来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能抢下多大蛋糕尚需持续关注。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
本文来源于新浪集团旗下港美股服务平台华盛通APP资讯专栏,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