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是“娃妈”,也是“壮士”
雕刻唇形、染发、剪发、画睫毛、打腮红……现在是夜里12点,可乐小姐姐正在工作台前紧张地忙碌着。你是不是以为这是一家深夜营业的美容院?你猜对了一小半吧。美容不假,但可乐的客户,是不到半米高的娃娃。
可乐的职业,是给娃娃做改妆。这个职业,在娃圈有个专门的名称——“壮士”。
说到娃娃,女孩子们应该不陌生。似乎每一个女孩都喜欢娃娃,小时候都玩儿过娃娃。她们跟娃娃讲话,给娃娃做衣裳、梳妆打扮,娃娃寄托了她们对美好事物的全部想象。可乐也不例外。在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就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娃娃。长大结婚后,有了自己的女儿,女儿也喜欢娃娃,她就买给女儿,陪女儿一起玩儿。而娃圈,则可以说是玩娃娃的升级版本。
娃娃爱好者们汇聚在此,他们自称娃妈或者娃爸,他们不仅喜爱、收藏、观赏娃娃,为娃娃购置衣物、玩具等各种生活用品,还会带娃出门旅行拍照、参加娃聚,并在娃娃身上投入类似于养育真实孩子的感情。四年前一个契机,让可乐与“壮士”(妆师)这个职业结缘。她偶然发现,自己给女儿买的迪士尼沙龙娃娃,可以DIY换妆容、做发型。而经过改妆后,买来的流水线上的娃娃,就可以变成自己独一无二的娃娃,这让本身就有美术基础的可乐兴奋极了。于是怀着让女儿开心的初衷,她开始尝试着给女儿的娃娃们做改妆。
没想到这一改,可乐发现,从这件事中获得更多乐趣的反而是自己。全职妈妈的可乐,开始认真考虑把这个爱好发展为自己的小事业。可作为全职妈妈,想发展自己的事业,必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首先,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送大宝上下幼儿园,陪伴黏人又顽皮的小宝,可乐白天的时间几乎完全被占用。其次,是来自家人和周围人的反对声。他们不理解她的工作,会觉得挺大的一个人了,老老实实做全职妈妈照顾孩子就好了,还玩儿什么娃娃。
但凭着热爱和不甘心就此罢休的劲儿,可乐坚持了下来。她白天悉心照料两个孩子,晚上十点左右,在确保两个孩子熟睡后,再偷偷爬起来,溜去书房给娃娃改妆染发做造型,捣鼓她的小事业。带宝宝的间隙,她一边努力提升自己给娃娃改妆的技术,一边开始在朋友圈和闲鱼发布自己娃娃的妆图,宣传自己的妆,让更多娃娃爱好者得以认识她并喜欢她的妆。渐渐地,看着可乐把孩子和工作都打理得很好,她的爸爸妈妈慢慢转变了态度,开始支持她,并为她自豪,他们也会尽可能抽出时间帮助可乐照料孩子,让她有更充足的时间改娃娃。
如今,可乐不仅给娃娃改妆的技术越来越娴熟,也有了源源不断的客户,和喜欢她的妆的粉丝们。不过可乐说,让她最有成就感的,还是她的女儿对她的认可。当她的大女儿给别人介绍妈妈是娃娃改妆师的时候,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豪和崇拜,眼里分明闪着光。她知道,她给女儿做出了好榜样,她不是一个完完全全只会向丈夫伸手要钱的全职妈妈,她可以把孩子们照顾的很棒,也可以在自己的职业领域里闪闪发亮。
02
给娃娃注入灵魂
给娃娃改妆的工作日常,是细致而繁复的。因为大部分时间可乐还要带宝宝,所以她每月只接8个改妆的单。客户找到可乐之后,需要排妆。排到名额以后,她们会把娃娃寄给可乐。收到娃娃的可乐,会给娃娃卸去出厂时的标准妆容,再打磨雕刻唇形,然后染发、剪发、烫发、做造型,再化妆。不仅要画脸部的妆,娃娃的身体也需要上妆,才能提升关节肌肤的质感。整个过程,可乐会在微信上跟客户保持频繁的沟通,深入了解客户喜好、需求,直到改妆完成寄回。
给娃娃改妆的颜料,可乐尝试过很多,每种都有自己独特的效果。她现在日常用得最多的是彩铅和丙烯,改妆完后会喷消光漆定妆,这样娃娃的妆容就可以永久保存了。但毕竟娃娃的妆面还是很脆弱的,所以大家寄娃娃一来都会用顺丰快递,让娃娃在路上少些颠簸,二来会仔细包好几层纸箱,箱子之间、箱子和娃娃之间都放上很多填充物,防止运输路上损坏。如果一不小心在路上出现了损坏,还得寄回给可乐修补。
可乐改妆的最多的是迪士尼的沙龙娃娃。这些娃娃一般在40公分高,娃娃的包装盒会再大一些,外面的纸箱更大。可乐说她现在出门,只要看到有合适大小的纸箱,还会不断往家里捡。她笑称她家书房已经要被为运输娃娃做准备的纸箱塞满了。由于给娃娃做改妆时,喷的漆都有毒性,所以可乐不允许孩子们进书房。她的大宝贝很乖,总是在外面自己玩,想可乐的时候,就推开书房的门伸进一个小脑袋,说一声“妈妈我想你啦”,此刻,“壮士”可乐的心都要融化了。
03
娃圈发展
上世纪美国曾流行起一款“椰菜娃娃”。他的设计者罗波尔打破了玩具千人一面的传统,采用当时先进的电脑设计技术,使得“椰菜娃娃”千人千面。娃娃有男有女,肤色各异,发型各不相同,容貌也千差万别,甚至细致到雀斑、酒窝的位置也各不相同。娃娃制造商,甚至在美国各地开起“椰菜娃娃总医院”。当“椰菜娃娃”被“接生”下来之后,他的身上会附上自己的出生证、姓名、脚印,然后放在医院的摇篮中等人“领养”。“医院”还会给娃娃建档,娃娃们有自己的床单、尿片以及各种玩具,娃娃的“养父母”还会在娃娃生日时收到生日贺卡。“养父母”在“椰菜娃娃”身上投注金钱和感情,把他们当作真正的婴儿来抚养。“椰菜娃娃”,大约是让娃娃脱离纯玩具地位,变成人们感情寄托对象的鼻祖。
而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变化,人们寄托感情的娃娃的种类,也越来越多,越来越细分。有起源于俄罗斯后在日韩流行起来的BJD娃娃,这种娃娃的特征是装有球形关节,因此可以逼真地模仿真人动作;有头大身小、眼睛能用拉绳变换4种颜色的小布娃娃,这种当年售价15-70美金的娃娃,现在品相好些的上万人民币一个很正常。
从业四年来,可乐也感受到小众的娃圈越来越热闹起来。一开始她的客户并不多,但现在,不仅娃娃玩家越来越多,舍得为自己的兴趣或者说是收藏类的东西花钱的玩家也越来越多了。娃娃的受众面很广。可乐的客户,小到初中生高中生,从妈妈手中得到了娃娃礼物,大到奶奶级的玩家。她们来自全国,港澳台和国外也有。就像男孩子喜欢收集手办,好多娃妈也会收集几十个娃娃,帮她们做不同的妆面造型。
而随着娃娃爱好者越来越多,围绕娃圈的新职业,也越来越多。光是改妆一项,从业者就分门别类各司其职。可乐主要负责化妆,还有专门为娃娃改关节的,给娃娃植发的,给娃娃改肤色的等等。娃娃们也有自己的服装产业,礼服、小香风外套、比基尼、制服、羊绒大衣……从打样到剪裁缝制,工序与做真人的衣服无二。而因为小制作难度大,娃娃衣物的价格,也与真人衣物相差不大。更有完全模仿真人生活环境的娃屋,微缩版的沙发、床、空调、电视机、电话、餐桌一应俱全,娃娃可以拥有自己的舒适“生活”。此外,围绕娃娃的周边产业也越来越多。有人专注海淘古董娃娃,有人在泰国当买手每天直播卖娃娃,有人自己买的娃娃太多,干脆开了个甜品店以可以与娃娃合影作为打卡特色,娃娃爱好者们来这里过生日、开派对。
市场需求的增加,使得围绕娃圈的从业者也不断突破自我,精益求精。为了让自己的改妆水平不断提高,可乐也会不断学习提升。或是看一些真人的妆面或者动漫人物扩充自己的灵感库,或是画一些彩铅画和丙烯画。她目前的生活,除了带孩子和给娃娃改妆,其他时间基本不是在研究新妆面就是在提升自己的画工上。可乐说:“把这些从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标准娃娃,通过改妆变成有自己性格自己特点的独一无二的娃娃,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她说她认识的娃圈的人,都很相似,热爱单纯美好的事物,有一颗纯洁的心,性格也都很乐观积极。她的每个客户几乎都是如此,大家都很聊得来。所以改妆娃娃,大概是她这辈子都割舍不掉的职业了。
该文版权归《当代工人》杂志与啡小沫共有,转载请著名作者及首发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