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价高、费用高、竞争失序、数据失真、供需不平衡,这是长期以来困扰车险业的问题,也是监管期望解决的行业痛点。
在这个背景下,银保监会在去年9月3日正式发布了《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保护消费者权益” 为主要目标,短期内将“降价、增保、提质” 作为阶段性目标。
也正是因为监管的这句话,业内对车险降价、保额提升报以了极大的预期。
而在车险综合改革指导意见中,车险保障内容也的确和以前的模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主要有以下几点:
1、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2、交强险责任限额提升60%;3、之前作为附加险存在的全车盗抢、玻璃单独破碎、自燃、发动机涉水、不计免赔率、无法找到第三方特约的保障,新增到车损险保障之中,不再作为可选附加险;4、交强险区域浮动因子下限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无赔款优待系数将考虑赔付记录的范围由前1年扩大到前3年;5、地震灾害不再免责;6、附加费用率的上限从35%下调为25%。
车险综合改革后交强险限额提升60%
不过在车险综合改革实施之后,我们也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比如认为全车盗抢等附加险强制绑定到主险,反而会导致车险保费提升,自己今年买车险的保费就比去年要贵。
诸如此类的声音不绝于耳。
近日,银保监会召开了车险综合改革半年工作会议,公布了车险综合改革之后的一系列数据,我们正好可以来看看,车改后真实情况究竟如何。
近九成车辆保费较综改前下降,车险总保费收入同比-11.1%,其中89%的车辆出现下滑,64%的车辆降幅超30%;件均保费自去年10月以来单月同比降幅始终维持在10%以上;车险综改后首月车险件均保额升至68.3万元,同比+33.6%,而后同比增速逼近50%并始终维持高位;截至2021年2月,车险综合费用率下降9.39%,手续费率同比下降6.75%。
车综改以来单月车险保费情况
车综改以来单月车险保额情况
车险综合改革后,虽然把之前一些附加险种绑定到主险打包出售,目的是监管说的“增保”,而不是为了增加保费收入。
至于保费收入,数据已经告诉了我们,89%的车辆出现了保费下滑。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人说车险保费贵了呢?
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在高压监管下,高业务管理费、高手续费的市场现状得到有效遏制,而车险“降价” 导致综合赔付率上升,倒逼险企压缩综合费用率空间,优化成本结构。
因此我们一个直观的感受就是,车险综合改革后,购买车险的“返点”少了,尤其是卡券类,因为险企的高手续费降下来了。
有人把这个也算作可以抵扣的成本,这么一算,感觉好像不如之前划算了。
二是车险综合改革将无赔款优待系数考虑的赔付记录范围,由前1年扩大到前3年。
以前买车险时,只要前一年没有出险,那么今年买车险就能享受到优惠了。而现在则需要至少考察过去三年的出险次数。
即便去年没有出险,但过去三年里出险次数较多,买车险时仍然可能保费提高。
这个规定对真正保持良好驾驶习惯的车主而言,将会获得更大的保费优惠;而驾驶习惯不好的车主,则可能享受不到保费优惠了。
因为这两个原因,在车险综合改革后,有的车主的确会觉得保费变贵了。但是从整体情况来看,车险改革是取得了明显效果的,平均保费下降,且保障得到了提升。
在此次半年工作会议上,银保监会也特意提到了,今年还将针对车险业务开展专项检查, 瞄准车险综合改革以来部分地区费用不降反升、市场份额异常变动等新问题,彻底巩固改革成果。也期望我们的车险行业越来越健康,让咱老百姓买车险能够更安心!
可以没有创意,但绝不能没有意义!可以没有热度,但绝不能没有温度!
精选本人高阅读量帖子两篇供有兴趣的财友参考学习:
想学习如何选购小孩保险的可以参见该贴:《一贴教你学会小孩的保险到底该怎么买? 》
想学习保险一些概念性基础知识的可以参见该贴:《读完这篇贴,选购保险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