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基金界比较火的一条新闻是支付宝推出基金持有人盈亏统计后,张坤的易方达蓝筹近一年持有人居然有84.4%的持有人是亏损的,要知道即使经历了年初大跌,该基金近一年的涨幅依然超过100%,而持有人的盈利比例为什么这么低呢?支付宝给出的原因是放弃定投、追涨杀跌、持仓时间短和频繁买卖。
支付宝这个数据有些偏颇,原因一是没有统计已经清仓的用户,二是统计的时间段正好是基金红极一时(去年年底张坤封神)然后大幅度暴跌的特殊时点,这个时点大量的新基民冲进来被套住导致了亏损持有人占比过高,然而基金领域确实长期存在基金赚钱投资者不赚钱的现象。本文从投资者行为的角度对这一现象进行探讨。
经济学中有一个“理性人”假设,认为市场的主体都是理性的,然而证券市场已用无数的事实说明,人在做决策时是非理性的,容易受的情绪影响,使资本市场会在短期内呈现大幅波动的特征,而这些波动又反过来影响到投资人的情绪和决策。
学术界也诞生了行为金融学(Behavioral Finance)这个领域,融合了金融学、心理学、行为学、社会学等学科,力图揭示金融市场的非理性行为和决策规律,2013年,行为金融学理论创始人之一,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由于在该领域的突出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行为金融学中有如下几个经典的理论:亏损厌恶(loss aversion),即同等的亏损带来的痛苦程度远大于相应收益带来的高兴程度。传统理论认为人们对风险是厌恶的,但实质上是亏损厌恶,人们对相同情境的反应取决于他是盈利状态还是亏损状态。由此衍生出几个经典的行为,大家可以自行对号入座。。
基金上涨期,在低位买的人更容易拿住,赚钱的人更容易做到“让利润奔跑”,而在高位买的人会在亏损变小或者回本时卖掉,刚经历过大跌的人在反弹几天再次下跌时会不顾一切卖出,其内心OS是:亏损这种状态太讨厌了,想让我再体验一次?不存在的!
基金下跌期,亏损的人反倒是更容易拿住。只要不割肉就不算亏损,前段时间天天基金有个统计,大跌期间卸载app的人明显增加,只要不看就不算亏损。。而有盈利的人会时刻准备卖出,大部分人会在盈利转亏损的那天卖出,毕竟亏损的感觉太难受了。即投资者更愿意冒风险去避免亏损,而不愿冒风险去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人们都喜欢在市场情绪高点(涨了很多)时买入,结果就造成了「买入即被套,持有至回本」的模式,这种操作是基金赚钱而基民不赚钱的主要原因。我们喜欢基于自己的成本做决策,但市场走势根本不care你的成本是多少。
我们要分析市场处在周期的哪个阶段,系统性下跌时亏钱也得走,上涨趋势时赚钱也拿着。而大部分人判断不了市场的走势,那就长期拿着吧,或者定投。定投的好处不在于能够创造更高收益,而是能更好地克服人性的弱点。
后悔理论,投资里最痛苦还不是亏钱,而是看着别人都在赚钱时自己没赚到,这其实解释了网红基金产生的原因。诺安成长确实在某一天的涨幅超过8%,经验不多的投资者为了避免再次“错过”而纷纷买入,买网红基金能够避免后悔心理,因为大家都看好的东西即使下跌了,自己也不会产生太多后悔的心理,毕竟大家都错了。而买入大家都不看好的基金产生亏损则更容易产生后悔心态。
事实上投资中要避免去人多的地方,选择相对不热门的时点或基金品种介入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逆向投资很难,克服人性的办法就是均衡配置,为了不让自己后悔,热门品种也配点,同时配些相对不太热门的。
过度反应理论,公司的基本面变化程度远不如股票市场波动大,市场参与者共同的非理性因素导致了市场的暴涨和崩盘现象,说白了就是“追涨杀跌”,上涨的时候过于乐观,下跌的时候又过于悲观。巴菲特说要“别人恐惧时贪婪、别人贪婪时恐惧”,而事实上大部分人却是“别人贪婪时我加仓,别人恐惧时我吓尿”,不然市场的大幅波动是从哪里来的呢?股市中永恒的定律是周期和均值回归,波动无法避免,我们既然做不到精准抄底和逃顶,不如坦然面对波动。
过度自信理论,人们在做决策时会对自身知识的准确性过度自信,并倾向于搜集那些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而忽略那些不支持观点的信息。人们倾向于从无序中看到规律。过度自信会导致更激进和频繁交易,然而大量统计数据表明,频繁交易会明显降低长期投资收益。
在基金投资领域,当我们看好某个行业而买入过高权重的行业主题基金,想高抛低吸做个波段,都是过度自信的表现。
投资的难点在于在我们要在纷繁复杂的市场体系中去挑战人性的弱点,我的建议是承认自己是一个无法战胜人性弱点的普通人(不要过度自信),通过精选品种、均衡配置、长期投资以及合理的收益预期可以让自己尽可能少地面对人性的挑战。
欢迎在首页搜索“独孤九剑”关注和跟投我的基金组合,精选优质基金,追求长远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