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Ariel,本文是第198期《高手在民间系列》文章。
    三月中旬,上海中考“名额分配”新政带来了一波刷屏,“学区房已死”的论调大面积出现。
    但是,平均高中学位——分散初中择校——学区房崩溃的逻辑正确吗?今天来分享一下有些不一样的观点。
    首先,先来看看名额分配新政的主要内容。
    名额分配不是新生事物,但这次大幅提升了分配的比例,大约40%的招生名额将被用于定向分配,接近原有名额的三倍。名额分配分为分配到区与分配到校两种,分配到区指全区报考特定高中的前X名可录取,分配到校指初中校内报考特定高中的前X名可录取。
    从理论上来说,将全市排名录取,变为按校为主、按区为辅的排名录取,可以将上优质高中的机会向全市分散,改变“凤尾”大于“鸡头”的现状,平抑学区房炒作。目前市场的主流观点基本如此,但是,名额分配政策带来的影响真的这么简单吗?“学区房崩溃”这个被到处拿来吸引眼球的标题真的会变成现实吗?
    其实,名额分配政策在上海实行已久,其它地区包括成都、合肥、福州等二线城市也都有类似的政策,只是叫法不同,规则略有不同。从各地政策推出后的影响看,影响远远小于目前的市场预期。
    那么,平均高中学位——分散初中择校——学区房崩溃的逻辑有哪些问题呢?
    首先,改变“凤尾”大于“鸡头”的现状,就能扭转择校的需求这一论断,隐含了一个重要前提:即所有的学校教育水平相当。
    初中教育资源的校际巨大差异,并不会因为名额分配政策改变,相对一般的初中通过名额分配进入优质高中的“鸡头”,知识基础整体上弱于通过统招考入优质高中的其他同学,只因为名额分配进入了优质高中,但并不代表能够跟上优质高中的教学水平与授课节奏,初中教育资源的差异导致“凤尾”与“鸡头”的知识基础差异,仍然会反映在三年后的高考成绩中,在高考不改革的前提下,仅改革中考制度并不能从根源改变学区房需求。
    其次,名额分配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相对优质高中的生源质量,而名额的跨区分配,可能会进一步降低相对优质高中的生源水平。
    在实践上,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往往都喜欢离家近的学校,尤其是在上海这种交通成本高的城市。因此,将招生名额分配给距离较远的初中后,有能力考上同区相近办学水平高中的学生不愿意参与跨区名额分配,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无法考上本区优质高中的考生。而选择跨区名额分配的考生,整体知识基础可能相对区内分配略低。
    最后,至于牺牲相对优质初中、综合素质相对较高的学生的录取机会,来提高相对一般初中的升学水平,到底是不是提升教育公平性呢?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总之,推进教育公平改革的出发点是极好的,但平均高中学位并不能改变初中教育资源不平均的现实,只要高考照旧,家长就一定会为孩子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学区房的需求就会持续存在。
    更何况,相对优质的小学、初中的意义,除了教学水平,还有校风学风,能够在孩子性格形成期降低性格波动方差。
    个人的天赋差异可能很难在后天弥补,无论上什么学校都很难出类拔萃。但是,在相对良好的校风学风环境中,可以尽可能保证孩子的性格、学习能力等软指标处于平均水平,在未来能够维持现有家庭生活水平。即使不能实现阶层跃迁,也不会出现阶层下滑,缓解阶层下滑焦虑才是学区房超高估值的现实逻辑。这一点不是依靠名额分配能够改变的。
    对于学区房而言,仅计算购房投入产出,与后期可能带来的孩子工资提升相比,投入产出比就极低,学区房本身就不是纯计算经济性的投资。因此,名额分配带来的相对一般初中升学率提升,不会破坏学区房的底层逻辑,更不会在学区房择校决策中有太大的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