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陆续有多位读者私下向我反映买基金亏惨了,问我咋办。

    实际上这类人大多数是去年基金最火热时进的新基民,甚至还有部分是今年刚进去。去年进的那帮新基民,刚进去时尝了点甜头后不断地加大投资,春节后,行情一路下跌,刚开始还只是亏收益,再往后,把去年赚的钱全亏完,直到现在本金也是开始亏。

    二八定律在浮动收益类品种里面非常明显,对于零和游戏的赌场,庄家最喜欢的就是人们进去玩,无论您亏还是赚,庄家都喜欢,因为庄家只负责抽成,收YH税、管理费、托管费、交易手续费。它才不会管您的盈亏,亏的太厉害的时候,出个慰问函,呼吁大家理性投资,坚持长期价值投资。
    而每次卖产品时,总是把近期业绩最好的基摆在基民面前,新基民一看,过去一年甚至好几年,业绩这么好,赚了这么多,就赶紧买买买,哪还管什么风险,买的时候都是抱着进来翻倍的愿望,结果一进就套进去好几成;业绩表现差的基金呢,通通的藏的老深了,不让绝大多数基民看到;业绩更差的基金,干脆就直接清盘算了,后面的基民更看不到,展现到投资人面前的,永远都是近期最好的一面。
    至于基金产品的风险是否适合投资人,卖方哪管这么多啊,投资人风险测评时,绝大多数都是流于形式,只要是人,估计都能跑去买基金,反正最低10块就可以投,您10块钱总拿的出来吧,直接大小通吃,一个都不放过。
    老基民可能还好些吧,赚钱的几率大一些,并不是说老基民那代人就厉害,而是因为这批老基民在年轻的时候,不厉害的都被挨过一顿痛打后彻底离场了,留下的已经变的理性多了,二八定律里面,年轻时亏钱的八个里面估计有6-7个被淘汰离场,原来的新基民剩下来还在玩的主要就是赚了钱的“二”,以及“八”里面的极少数。

    至于新基民,总是重复着老一代人年轻时候的故事,一轮又一轮,一茬又一茬。
    实际上这一届更喜欢实干型的,不喜欢投机倒把,不劳而获的,所以你看加杠杆玩金融的,炒房子的,都是被打击和痛批的对象。股票、基金等浮动收益类的品种也如此,上面也鼓励您去玩,但上面肯定不希望股民和基民在里面大赚特赚,如果大多数人都大赚特赚了,通过炒股和玩基金都财务自由了,那还有谁跑去干实业,谁跑去上班啊,都不上班,都不干实业,都跑去玩基金,大家每天吃啥喝完穿啥玩啥啊。。。。。。
    所以每当行情稍微好点时,上面就会给股市和基金来点政策,美其名曰:叫提前释放风险、刺泡沫。除了极少数的票,大A有泡沫吗?都瘦的连皮包骨都露出来的,还在挤泡沫。。。。。这么多年下来,08年时候上证指数就上了6000点,十多年过去,上证指数还在3000点,离巅峰期时只有一半过一点,最近这些年,能上3000点,都还要跑去烧高香。而美国道琼斯指数08年最高峰时1万4千点,现在是3万2千点,比08年巅峰期都翻了一倍多。美国的纳斯达克指数以前巅峰期是2000年的4千9百点,现在是1万3千点,也是翻了一倍都不止。我们的深圳指数呢?08年巅峰期时是1万8,现在深指也才1万3。
    但是我们很多基民有这么一种意识,买指数基金就是买国运,国运好按理说指数基金就好,而且各方还不断地给基民们灌输A股指数低估值,是买入的好时机,然后美股的指数经常都是处于历史高位,一直被高估,然后就是美股从08年开始后,美股被高估了十多年。但每次、每年下来,实际指数总是无情的打脸,就跟当年那帮国足球迷买中国队一样,那类人的逻辑是:总想着中国人多,总能挑出11个踢球厉害的,而且经济发展又越来越好,按理说国家队也会越来越强,然后就是每次下注买国足赢,结果总是被啪啪啪打脸,输的时候多,赢的时候少,后来想想,情怀能值几个钱啊?

    实际上我看到的是很多新基民连房子都没买,手里有点闲钱,交个首付也不够,又嫌工作赚钱太难太慢,然后就抱着去股市基市里面赌一把,赌赢了翻倍,凑够首付款,赌输了大不了就还是一穷二白,甚至还有前面玩基尝到甜头后跑去动父母、亲朋好友资金的,套花呗、借呗钱玩基金的。现在监管层重点打击的对象就是这些套小微企业贷款资金玩股票、基金、房子的。尤其是像蚂蚁的花呗和借呗,很多股民和基民们,一边玩着股票基金,一边欠着马爸爸的钱,这类玩法实际上就是游走在场外融资炒股炒基的边缘上。这些基民股民们到底是否是在借钱玩基呢?还是留给时间去评判吧。

    绕了一圈,对大多数人来说,最踏实的还是老老实实上班或者在自己拿手的领域创业挣钱,钱攒够了后,老老实实买房、找媳妇、生娃、再攒钱,再有闲钱后,就买点有信仰的政信,再攒钱,钱多了后再给娃买房,再攒钱买政信,这样老老实实的走不踏实吗?连个首付钱都不够的人,有啥社会经验和履历啊,还玩个啥投资啊,投资的事不是这类人该玩的,你的资本、履历,阅历都达不够,这个时候还不如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主业上,事业上更进一步,争取早日加薪,能力和待遇上稍微上去一点,技能这东西终身受用还没什么风险,靠提高自己在主业上的能力拿高薪不香吗?哪需要去赌啊,完全可以走一条稳稳当当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