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从天降】
去年国庆节前夕,媳妇跟我说,大姨妈没有如期而至,测孕纸试了下,是有了。去了一趟医院,检查结果确定是有了。坦白说,听到消息后第一反应是喜忧参半。

我是一直希望有俩娃的奶爸。但是想想目前大娃已经小学快毕业,刚有种解放的味道,这马上就要开启又一轮的“天使投资”,回想养娃历程一路走来,真是苦了老父母啊。

喜忧参半归喜忧参半,最后还是和媳妇商量决定——要了。对,就是这么霸气侧漏。其实媳妇生完老大以后,对于二胎,一直都是“要生你自己去生”的绝对态度。考虑到城市养娃的高昂成本,还有谁来看娃、教育、医疗等巨大难题,自己的想法也是作罢。不成想,近年来积极学习心理学的爱人,思想深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看到别人家二胎时的眼神,也开始充满了无边的羡慕和无限的温柔。

去年国庆,大家都懂得,大半年的疫情阻断了无数人的回家路和团圆梦,那个国庆也就成了春节后万家团聚、走亲访友的喜大普奔的日子。这个7天的节日,我们北上南下,长途奔袭约5000公里,从帝都到东北,再到江淮大地,拜访了岳父母和我的父母,面对面地送去了“天大的喜讯”,一直以来期盼二胎的老人家们自然都是喜笑颜开,媳妇也成了VIP。

【祸从天降】
后来的日子里,每次的例行产前检查也都显示二娃各项正常,由于已是高龄产妇,按照医院要求,专门做了基因检查,结果也没问题。

乐极生悲,就在1月下旬的排畸检查中,B超显示老二的胸椎排列异常,还有圆锥低位的问题。产科大夫说,圆锥低位的问题不大,可能终身不会对神经有影响,但是,面对“胸椎排列异常”的问题,大夫们莫衷一是,各自看法不同。大夫建议我们一阵子后复查一下。后来我们又做了2次B超检查,结果还是一样。

没有办法,我们就此问题,通过朋友找了帝都两三家医院儿科、骨科、产科的朋友们咨询,应该说,大多数的意见是悲观的。东北的骨科大夫朋友说,长痛不如短痛,让我们不要继续等待,他的意思是早点打掉孩子。如果实在想要二胎,可以调养身体后,再精心准备。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啊!老大属虎,和我父亲一个属相,如果老二今年降生,就会属牛,和母亲一个属相。虽然目前性别未知,但是考虑到媳妇的年纪情况,男女都实在没任何关系,我们都期待。

我们又私自到北京另一家妇产医院做了一次B超,结果一模一样。无奈回到原先医院,又在大夫建议下做了一个MRI(核磁共振),第一次大夫竟然打电话来说,因为孩子活动厉害,图像看不清。问我们要不要继续做,如果不做,可以退款。我们还是做了,可是核磁的结果也和B超差不多,报告单还说“建议结合B超结果”。1月底,爱人做了羊水穿刺,我们二人抽了血,送医院实验室进行基因检测,一开始告诉我们3月中旬才有结果,真是匪夷所思,后来是春节后的2月19号拿到报告,显示一切正常(报告单的落款日期其实是2月9号。那是腊月二十八,仍然是工作日,不知道为何不通知我们取)。2月初,产科又牵头会同妇科、超声科、影像科做了会诊,洋洋洒洒一堆话,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具体建议,最后还是请我们夫妻自己做决定。

以上虽然寥寥数语,但是这其中过程的曲折,加上我和爱人心理压力,可谓艰辛(其中包括大夫)。

从2月开始到年前的10天里,其中8天,爱人都是挺着大肚子去跑医院,我也请了几次假陪同,不好请假的时候,就在中午打车过去和夫人在医院汇合。

也是年前,我们也终于下定决心,决定终止妊娠。17日接到医院电话通知,18日做核酸检测,19日取结果。20日,即昨天,终于办理入院。当日,服用了增加宫缩药物,注射了那种药物。由于疫情影响,医院不让家属陪护,入院后,探视也不允许,除非手术当日可以进一位家属。平日送物品,也只能就在一楼保安处,写好病房号患者姓名由工作人员集中运送转交。

此时此刻,爱人独自一人在病房里默默忍受越来越频繁和剧烈的疼痛,爱莫能助,深感无力。只好写此文,一为媳妇祈祷祝福,愿她一切顺利,二为记录下这坎坷曲折的二胎之路,三为缅怀和祭奠即将逝去的二狗子(老大给二娃起的小名),感谢他/她和我们相处的这27周岁月。今生缘尽,来生再见。🙏🏻🙏🏻🙏🏻

二为记录下这坎坷曲折的二胎之路,三为缅怀和祭奠即将逝去的二狗子(老大给二娃起的小名),感谢他/她和我们相处的这27周岁月。今生缘尽,来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