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就会有风险,仅仅是出风险的概率大小不同罢了,金融的本质是中介,在融资方和资金方之间传递信息,无非就是信息中介和信用中介不同罢了。

    道德风险的追索都可以围绕资金去向的追索上查询,外人查不到的,经侦一进入,围绕资金去向一层一层查下去,就一清二楚了。
    政信方面也如此,即不是绝对安全,也不是绝对就没有道德风险,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整个历史上我知道的三起发生过道德风险的案例,而且都发生在相对发达的地区。
1、先说说X江的那个案例
    融资方是当地某管委会旗下的平台,被立案的主要原因也是平台方选择主动报案止损,报案的原因是项目超额募集,资金被承销商违规挪用。。。实际上是平台方借的钱都还完了,而被挪用的那部分还不上,投资人的想法就是我投的平台的项目,您上面有回购函、担保函等风控措施,必须给投资人兜底,不兜底哪怕去报案了都说你是甩锅。  
    后来深入了解,发生道德风险的主要原因是:承销商某初融公司在某交易所做的其它项目违约了,为了堵窟窿,然后挪用了打着X江某平台项目旗号募集的资金。
    在操作的过程中,之所以被承销商钻了挪用资金空子的原因是:据部分投了那个项目的投资人反映,投资人把钱打到了某初融公司和某金中心的银行账户上。这种投资人把钱打给承销商和交易所后,交易所和承销商是否把钱打给政府平台,这个就很难说的清楚,也正是因为这个漏洞,然后才发生承销商挪用资金的道德风险。
    这个模式发生道德风险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做到真正的点对点,如果投资人是把自己的钱打到了政府平台公司账户上,那么银行流水一清二楚,再加上合同和收款确认书,实际上能规避掉一半以上的道德风险。这个案例以后我们也会继续跟进,除了这类风险外,以前还发生过个人代持别人资金的,这类实际上也容易发生道德风险,千万不要让别人代持您的自己,自己也尽量不要去代持别人的资金,不然以后万一发生了小概率的风险后,很难说的清,也很容易扯皮。
2、X苏某地案例
    这个项目我们这边也有投资人参与,当时投资人到期的资金违约后跑过来给我们诉苦说某地违约,但当时根据我们所掌握和了解到的消息,当地并不缺钱,之前还刚发了票面利率很低的公开债券,后来我们深入了解,是投资人把钱打到承销商的银行账户里面去,这种就最容易发生道德风险,政信项目原本的风险点主要取决于地方zf融资平台公司,但您把钱打给承销商了,那就是个重大隐患,你是在鼓励别人犯罪,当时我们建议的是那位投资人直接联系融资方和承销商,幸运的是,过了没多久,承销商把未付的本息打给那位投资人,但这种操作风险还是挺高的,即使最终兑付了,也会惊出一身冷汗。
    以上两个案例之所以发生道德风险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做到点对点,没把钱打到政府平台公司账户上,然后才被人钻了空子。
  守住底线,可以规避掉很多道德风险。
    那么是不是只要做到了点对点,就可以完全规避道德风险呢?肯定不是了,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人去完成的,只要有人进入参与,再完善的流程和系统,都有发生道德风险的可能,包括银行也有发生极个别的飞单的道德风险的案例。
3、比较特殊的一个案例
    这个也是X苏某地的平台,那个平台在当地非常弱势,股东背景上都是地方职能部门下面好几级的子公司,非常没有存在感,那个非常弱势的平台跟承销商共管了平台公司的银行账户,虽然投资人把钱打到了那个政府平台公司的账户上,但是因为承销商共管了平台公司监管账户,然后承销商就违规挪用了平台公司账户上的钱,最后东窗事发,被立案了,那帮人进去后,也全部都老实了。
    全国一万多家政府平台,这种比较特殊的案例,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知道的仅有这一例,这种极个别的特殊案例也没办法完全杜绝它,但我们可以尽可能的去避免它的发生,我们分析:一个小小的承销商居然敢去碰平台公司银行账户上的钱,这种只能是平台公司太弱势,平台公司领导和财务人员太那个啥了。。。。管理人之所以那么强势的主要原因可能是认为平台太弱了,怕以后不给他结算相关费用。。。。。。各种因素凑合在一起,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这种极端案例,我们后来分析,也是可以尽可能的避免的,避开的方法就是不要去碰那些太弱势的平台,稍微好点的区域,好点的平台,那都是相当强势的,承销商在ZF平台公司眼里面那就是个小小的承销商,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跟平台公司有业务合作往来的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比政信定融里面的承销商强的多的多,承销商能干的,往往也就是个跑腿撮合的事,这种越强势的政府平台,发生道德风险的几率也会越低。好点的平台,合作过的机构多,走过的夜路多,见过的各色各样的小鬼也多,见的各路小鬼多了,自然而然的也能成半个茅山道士,会念几句咒语,即使不去降妖除魔,也能做到驱邪辟邪。。。。。。
    风险存在即合理,投资就是与风险共存,风险与收益共存,如果完全没有风险了,那就真跟存银行和买国债没啥区别,那也就彻底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