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不回家”过年,实则在自己家过年。
娘家、婆家、工作地都是同一个省。在工作地买房安家,工作地亦是生活地,结婚后这才是自己家呀。婚后二人组成了自己的小家,我的归属感便在这里,完全从原生家庭脱离出来了。
父母认为我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
婆家那边是个大家庭,更是从感情上难以融进去。
若问我哪里人,自然是娘家那边土生土长的人。只是老公孩子在哪,家便在哪。
刚好预产期是在正月里,更是不敢走动了,一早便想好要在广州产检、生产的。小县城、乡镇的医疗条件让人没有安全感,也是旧不在那边生活。如此便是二人在自己的小家过第一个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