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大量地阅读,从报刊上、电脑上、手机上。通常那些制作网页、发表社论、出版书籍、写下专栏以及进行演讲的人,都是在试图改变你的看法和观念。而我们在阅读和聆听的时候,总是很容易忽视掉对方提供的内容,我们的反应往往更容易针对图像、插图和讲话的语气,而不是跟我们交流的人想要传达的结论。
大家试想一下,是不是这么回事?每当我们不能对作者传达的结论作出反应时,阅读就会遭遇一次失败。因此,想要得到有效的阅读,那么第一步应该是要准确地理解作者的意图,而如何来完成这一步呢?单刀直入地辨认出对方的论题和结论是一个关键的起点。
先说说如何寻找论题。寻找论题并不难,因为论题往往被作者放在开头,他们会直接告诉你论题是什么。也就是说,这篇文章或者演讲中,他们是围绕什么问题展开的。论题的确定有助于我们寻找结论,试想一下,如果论题都是模棱两可的,结论怎么可能清晰明了呢?而对一次阅读体验来说,明确结论是至关重要的。那么什么是结论呢?结论就是演讲者与作者希望你能接受的信息。你在寻找结论的时候,就是在寻找作者或演讲者想要你相信的一个或者一系列陈述。
在你找到了这篇文章的论题和结论之后,就相当于得到了它的开头和结尾,你在理解作者的意图之路上迈进了一大步。如果连他试图劝服你相信的东西是什么都没搞明白,如何能对他的论证作出评价呢?所以,要接受还是拒绝一个人的观点,首先要找到他的主要观点究竟是什么,也就是他的论题和结论。找到观点了,下面我们说一说如何寻找支持这个观点的理由。
我们有时会好奇,为什么人们会做出某一特定的决策?为什么会坚持某一特定的观点?因为,他们有理由。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有人跟你说“猪要比骡子聪明”,你第一感觉是什么呢?你可以赞成也可以反对,但是仅仅从这句话来说,它谈不上一点说服力没有,但是也算不上很有力,因为它没有给出能说服我们的理由啊。所以,当你听到别人提出某一观点的时候,你需要的不是接受或者拒绝,你需要他进一步提供理由给你。
所谓理性人的标志,就是能用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特别是那些具有争议性的观点。如果他回答说“没有理由,我就是这样认为的”,我建议要对这样的说法表示警惕,因为他的“理由”不过是结论的复述而已。
一个没有理由的结论,某种意义上讲是没有价值的。找出理由,是批判性思维中尤其重要的一个步骤。如果我们不先问问这一观点为什么成立并得到满意的回答,我们就无法对结论做出公正的评价,甚至我们还有可能上当受骗,沦为别人思想的傀儡。在寻找理由的过程中,要求我们要有开放和宽容的心态,去面对那些与我们意见不同的观点。
这个事情值得反过来想一想,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愿意接受跟我们想法一致的观点,这个时候,我们甚至不需要对方提供理由,他们只要说出结论就足以让我们点头称是了。那么长此以往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会失去好奇心,永远墨守在自己已知的认知空间里。
而我们要掌握的批判式思维是有针对性的,不是仓促的。仓促的批判式思维是漫无目的的。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早就指出:如果两个聪明人进行对话,他们都应该在作出结论之前先说一声:等等!
等什么呢?是的,在等理由。那么有了理由就够了吗?我们是不是要仔细分辨一下理由的合理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