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展示我的手指,不是让观者欣赏咱自己做的美甲,因为时至多日的磨损都没有光泽了,实际想让你们看的是我手指的关节,肿起来的包包多难看呀,而且还很疼呢,平时拿东西都不方便。今天去上空中瑜伽课,这个手抓吊床的力度不够致使很多动作都不到位。

教练说让我暂时停卡,等手好了再去上课,学员有给我建议去市里大医院看的,有给我介绍去小诊所做针灸的,还有建议我去看中医的。
其实我这个手指看过很多次了,X光照过两次,彩超照过一次,验过血也查过尿,可每次检查的结果都没问题。检查不出问题,大夫就说我是累的,给拿些消炎的了事。从疫情之前的那个秋天就开始疼了,到现在也有近一年半的时间了,怎么就治不好了呢?有的时候,我都想哭,这么爱美的我像个残疾人一样,真是让人难受。
说实在话,我不敢去小诊所扎针,也不想大老远的跑市里去,所以只能上区里最大的中医院里看大夫。今天,医院里那个老中医听了我介绍自己的疼痛史和治疗过程,他居然只是想笑,还说打针吃药都不容易到这俩小手指上,问我怕不怕往手指上打针?然后也是让我明天空腹去验血检查,还说验完学以后再说吧。
感觉跟两个月之前那家医院的治疗方法是一样的程序,那次还验尿了呢,真不希望发现一切都正常后,又给我点消炎药,我让回家多观察别累到。

上次从医院回来,我真的好好观察自己的手了,也研究了这只手常做的事情。看看身边这个照片,看看这个手的动作,是不是那两个手指很用力呀?除此之外,她俩也没多做别的事情呀。这个事情,这个动作,应该是我退休后这两年做的最多的了,难道说我的手指是这样累坏的?
今天那个大夫说不可能,他是不是在笑我这个奇怪的想法?爱玩电脑的孩子会有鼠标手,我就不可能玩成“手机手”吗?@晓朴@小狸76@爱学习的沙与墨@JMY温柔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