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妈一直觉得贴补儿子理所应当,我妈妈甚至一直在我跟我姐姐面前明言,女儿再好,也是外人,儿媳妇是我自己家人。
哥嫂在昆山,结婚8年了,有车有房有女有存款,嫂子一天都没工作过。我曾经去看过他们,我去的那天是哥哥两个月以来唯一休的一天,嫂子在沙发上躺了一天,哥哥买菜,做饭,洗碗,拖地收拾,洗衣晾衣。嫂子在沙发睡着了,哥哥拿了毯子给她盖上。晚上给她打水洗脚。
爸妈在广州,靠着姐夫做点小生意。这些年爸妈生病了,我跟姐姐带他们看病,赚的钱都往他们那边去。去年,妈妈看医生回来,哥哥打电话给她,说让我跟我姐答应,以后他们老了生病了,医药费要兄妹三个人三分。我妈妈也好意思在我跟我姐面前说,我跟我姐都不想应她。
不想掺合这些破事儿,我工作后一连三年没回家过年了。不是不想享受家的温暖,是我的家并不温暖,永远朝你索取,你的付出那么理所应当,你的痛苦显得那么矫情。
今年年初的疫情,哥嫂跟爸妈堵家里三个月。我因为没回家,我们公司有疫情相关工作,我除夕都在公司通宵工作。我妈妈让我给她换手机。我在通宵,他们在家闲着,竟然让我挑,让我买。我也没说啥,想着自己的妈妈,也算了,就说等她来了广州买。结果,等我妈妈快要过来了,竟然让我给我哥也买一个。我问她,凭什么呢?我是妹妹,为啥他没给我买呢?她说我哥这些天没上班,没钱。我就问她:你女儿通宵工作,拿命换钱,你儿媳妇结婚那么多年,成天躺在大房子里,你女儿天生贱一些,合该拼命贴补别人家金贵的女儿?他们没钱,我嫂子全手全🦶,不知道工作?你跟我哭穷有什么用?吵完我又两个月没去看他们。
今年听说,我哥哥问我爸妈要10万,我爸妈拿不出。我哥说我爸妈平时几千几千的给,打发叫花子。后来又听说我嫂子怀孕了,然后我妈妈想我侄女儿,打视频过去,我哥哥一开口就是要钱。他们甚至想在广州增城买房,都打听好了,以我爸的名义贷款,只能贷15年,每个月房贷7000多,我爸妈还。也是很绝。
最近听说我嫂子身体太差了,有先兆性流产的迹象。我妈要过去照顾,我妈说我嫂子在闹离婚。我也不懂,生二胎只为了公婆的钱,是个什么价值观。
我妈妈昨天跟我倾诉,说待几天就回来。我跟她说,你要二胎的,她为了你的钱才怀的。你去了照顾好了你再回来,你又不出力又不出钱,之前还坚持让她生二胎,还许诺生了,大菇凉你养。你说了大话,给不了钱,你就好好照顾。不然人家心里肯定不暖和。你儿子又要上班又要照顾的,搞不过来。我说闹离婚你不怕,她不会离的,为了拿捏你儿子跟你们而已。
哎,我妈妈跟我嫂子都是一大把年纪还都以为自己是小公主,是宇宙中心,所有人都要围绕我们转的个性,在婚姻中,只想索取,躺着享受,不想承担。不对付是正常的,我妈妈跟我嫂子其实互相都躲着彼此。我嫂子是只想要钱,不想赡养老人,我妈妈也愿意惯着自己儿子。我也不想掺合。事实上,我妈妈经常想让我跟我姐贴补我小侄女,她觉得理所应当。然而,我凭什么呢?作为小姑子,我跟我姐都觉得,我们偶尔打电话关心就好,不用凑过去。我妈拉我们都不愿意过去。
昨晚我给我嫂子视频了,想问候下,8点半左右打过去,很久才接,说吵醒了。不知道是不愿意跟我聊天儿,故意关灯佯装睡着,还是真睡着了。反正我下班回家都这个点儿,我心意到了就行了。
据我哥哥说,小侄女上小学了,我嫂子自己在家也不按时吃饭,吃零食,辣条。我小侄女晚上饿到哭,她也要等我哥回来做饭。她很胖,也不运动,也不干活儿,身体不好。一个女人,一个妈妈,把自己搞的惨兮兮,别人就该贴补你,同情你?不太懂她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