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每天的时间太少了,估计上下两篇写不开,所以就这一篇就计数为2吧。
   书接上回,产后十一天我完成笔试后,产后十七天我接到了市局通知,我被录用为挂岗人员,试用期一年,需要在几天内完成工作交接,去省公司完成入职培训。我算了下时间,我有四天准备时间,我先同我的月嫂进行商量,我吃点苦可以,但是我的宝宝确实太小,我出去培训需要她照顾,但是月嫂拒绝了我的请求,她只在这个城市工作,不想跟着我奔波。然后,她在我产后21天出了户,她自己提前结束了26天的工作。我联系月嫂中心,协商退回来了一千多块钱,然后让我老公马不停蹄的去买了吸奶器,在家开始学习如何使用,防止出门工作导致乳腺堵塞。看过我之前的文章的挖友应该知道,我的家庭条件不太好,这几年和我家胖子攒了一部分钱全买了房子结了婚,没有买车。一说要出去培训真的让我头都大了,我需要去省城学习,我们只得租了一辆车,收拾了行李,在我产后22天出发前往需要开车四个小时的省城。
 在省公司培训中心,中心拒绝了我的培训请求,说咱们公司没有这种带孩子来培训的,请联系自己地市公司领导。我当时生怕自己会因为自己隐瞒了产后考试这件事情落榜,抱着我对象眼泪直接不受控制的往下落。这里真的很感谢我的对象,他是我十八岁开始认识的大学同学,他知道我内心所有的不甘和骄傲,他轻轻的和我说“我知道,你因为没有考上研究生来到这个县公司一直心里接受不了,这次机会我们已经尽全力去做了,你已经做到了你能做的,如果因为你是产后而把你淘汰了,你也不要太过于伤心,因为你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
  在我如此竭尽全力的情况下,命运之神再次眷顾了我,我地市公司的领导这次也来培训,他一下车看到了我和怀里的宝宝,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说,“你要以身体为主,我们工作虽然缺人手,但是你的产假要休完”。然后就批了我的产假。虽然后来因为公司部门调整和人事调动,我只在这个领导手下干了不到一年,但是我始终觉得,他是一个足够温和的领导,他给了我工作变革的一次极大的机会。
  与同事告别后,我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县城,开始继续产假。产后出了月子后,我回了娘家,办了喜酒,见了从我出生第一天开始养育我的姥姥姥爷,我的姥爷已经97岁高龄,缠绵病榻,因为知道我要回来,从早晨六点开始等我,我握着他那已经塌陷的手掌心,他已经很少能说话了,但是我知道他很想我。(不好意思这一段实在是我难以抹去的记忆,多写了几句,想留给以后得自己看)。
前面提过我的父亲在我孕期受了工伤,工伤赔偿迟迟未到位,在我产后四十天,我就抱着我四十天可怜的小小宝贝在山里的工地里奔波,与施工方和业主协商,讨要我父亲的工伤赔偿。奔波了大半个月,我老公把我接回了我们自己的家,终于可以休息几天,我天天不是躺着就是在躺着的路上,开心的不得了。但是生活总是在你不经意间给你一下痛击,并且有可能锤的你一蹶不振。2017年9月1日,如往常没有任何异常的上午,我接到了我老公打来的电话,他语气很平和的先安抚了我的情绪,然后说“姥爷走了”。是的,那个我相依为命的姥爷走了。(自打开始记录这一段,我的眼泪就一直没有停过,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光景,这仍然是我心里始终过不去的坎)。
 我家姐妹三个,因为我是老三,没有满足家里想生个男孩的预期,我在出生第一天就被姥姥姥爷接回了家,一直生活到我出门去上大学,离开他们去外地工作。因此,在我的心里,姥姥姥爷是谁都无法取代的存在,或者说,在那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取代了我心中父母的角色。在之后的几年了,我发现,失去至亲的痛苦不是一下子就扑倒你的面前,而是在漫长的岁月里,时时刻刻都能一下子将你从当前的生活拉回记忆里,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拒绝回到我生长的那个院子,我无法面对那个院子里哪怕是一棵树,一只狗,一个茶杯。
2017年10月5号,我和老公举家搬迁到了新单位对面的出租屋里,带着我嗷嗷待哺的女儿,和很少离开村子的婆婆,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2017.10.7,我开始产假后上班,新的工作慢慢适应,接着我换了领导,新的领导要求较为严谨,我在产后更换新工作压力和失去亲人的打击下,我身体出现了异常。我开始失眠,开始吃不下饭,开始只想躺在床上,开始泪流不止,开始头晕晕倒。在省医院的诊断下,我被确诊中重度抑郁症和重度社会焦虑。我病了,迎来了我生命中灰暗的一段时光,天仿佛都不再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