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班里有个三年级的小姑娘,要画一幅以探索火星为题材的航天科幻画,准备参加北京市的比赛。这个比赛的辅导任务应该是学校美术老师的,但是学校很多老师都不愿意干这活,因为中奖率非常低,很多老师为了中奖都为学生代笔了,还是很难获奖。所以,有的老师为了应付学校领导交给的任务又不盲目地付出,就把通知发给家长,让家长们和孩子一起各显神通吧。得奖了,是老师的幸运;不得奖也无所谓。现在的一等奖应该是5000块钱,二等奖是3000块钱,三等奖是1000块钱。
画班里这个小姑娘的妈妈要我帮着辅导一下,本想拒绝的。理由之一我不是在校任课老师,辅导老师一栏没有署名权,也就是辅导费发不到我手上。理由之二是创意想法要学生自己出,我没有很多学生集思广益的基础,再怎么启发,她一个人的想法也很难出彩。基于以上两点,我可以拒绝,但是又想到她必定跟我学画画呢,以前在学校辅导过的学生有多次获奖,还是想尝试一下的。

今天放学后,家长带着孩子来到我的画室,一番探索火星奥秘的启发之后,孩子说想画坐着自己设计的飞船,逃离有新冠病毒的地球,听说火星的环境与地球相似,那就搬家去火星吧。再之后,我就和她一起研究构图,一起研究飞船里都坐了什么人,在干什么,一起研究工具及色彩处理方法……
两个小时之后,孩子的画已成形,我老公也下班回来了,我要给家人做饭,就把一些后续的工作跟家长讲清,让她们回家再接着去画。家长走时,给我发了个红包,说是两个小时的辛苦费。我没有接,老公也说:“这个钱咱不能收。”
不收有不收的理由:一是不获奖也不觉得尴尬,二是我可以不负责到底,随时让他们走,因为给家人做饭更重要。三是获奖了同样可以给我的小画班加分,让家长们更看好我们,大的生源比一点特殊的辅导费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