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期,哥哥姐姐都毕业了,妈妈每次给生活费也会少给。学校每个月都交杂费,本来比如要500,她审犯人一样问我要多少,我就说450,她往往跟我哭穷,只很不舍得的给我400。我那个时候也不能做兼职,饭量也大,老是饿肚子。但是自尊心强,中午怕被同学知道,都是出去转一圈儿,再回来。时常跟闺蜜同吃一个饭,有太饿了,吃得比较多,闺蜜没吃饱就会去买零食垫垫,我也不好意思再问她要。衣服这一类的费用更不用说了,她像是压根不知道女生长个子了,得买衣服,买鞋,买bra。长大说起来,她说她当年嫁给我爸爸多穷,也没有bra穿。还因为别人随口一说,说我钱花多了,肯定去上网了,到学校闹,让我很难堪。
初中的时候,她在外务工。我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自己借老师钱去医院,下周再问爸爸要钱还。周而复始。那个时候,我想着妈妈在就好了,结果到了高中,她回来了,每次不舒服给她打电话都被骂事儿太多,不管我。我自己借钱看病,第二个月回家要钱还会被骂,被克扣生活费。冬天我怕冷,极速长个子,没衣服穿。冬天穿我哥哥的棉袄,穿久了,棉花变得硬邦邦,正面穿2周,反面穿2周。她每年过年回来,都是一句,今年没钱,过年就不给你买衣服了。
初中时我是班里第一名,老师说考黄冈中学没有任何问题。她仗着自己在外面打工赚了点钱,就说要跟我爸闹离婚,大人你们闹就闹吧。她还吓唬我,说要跳楼。我爸问我,你妈说跟我离婚,要带你走,你跟谁……不止一次,我晚上偷偷在被子里流眼泪,无声的。因为爸爸在身边,也在愤怒中。成绩直线下降,其实,我还是那么认真的学习。
大学的时候,我终于可以不用回去了,对于她克扣生活费也无所谓了,自己拼命做兼职赚生活费。寒假去农贸做过年的农产品推广,寒风中一站10个小时。也比回家管她要钱轻松,至少不用那么难堪。
我遇到蛋壳的事情了,之前就跟她说过,她当时根本听不进去,因为她不关心嘛。今天刚收到我给她买的一箱猕猴桃,刚收到,说好吃。马上发个视频过来,说我小侄女多可怜,衣服不好看,没衣服穿。让我给她买衣服。说昨天找了我姐,我姐忙着接孩子,没回她。我就跟她说,房东找上门儿了,我都快露宿街头了。她一顿臭骂,怎么那么傻,交一年,不跟我商量,也不交给房东……总之一顿指责。我习惯并且痛苦,目的是为了,不要老是拿我哥那边的芝麻绿豆大的破事儿在我这里矫情。我想要个清净。
她永远不知足,我有时候真的是觉得是自己妈妈,买吃的喝的我也就忍了,有啥义务贴补我哥哥呢?我姐说她的意思我工作不低,没给她钱,她心里不舒服。但是她自己每个月有一万多的钱,要贴补儿子,自己去呗。干啥拉上我。我嫂子结婚这些年,都没工作过,她老跟我说我哥哥多可怜。有老婆孩子,有房有车有存款。到底谁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