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退休前的单位了,虽然原来办公室的老师依然热情,虽然走时他们纷纷要求下周再去,或者说每周去一次,我发现很多地方都变了,变得渐渐地陌生了。首先是校门两侧的银杏树不见了,甬道边的长廊也装饰一新;其次是大门上边的牌匾换了,百年老校的名字被换成了新的校名,因为本校已被京城的一所学校托管,成为他们的附属小学,我设计的那个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标志当然也必须取下;之后是对着大门的孔子像被移走,老师带着几个学生一起读书的雕塑也被移走,科技之星的雕塑也没有了,建校时就栽下的三棵雪松我没注意到,可是雪松树旁边的荷花池没有了,好像重新修建了一个休息的场所,我也没有仔细看看……
我停好车后,径直往里走,看到的老师也有陌生的,无需招呼,直奔先前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地点还在原址,可里边的格局都变了,原来的脸对脸办公变成了背靠背,中间的空位置放了两个长条桌,桌上和地上都是乱糟糟的废纸。据说老师们经常找学生来此画画。
落座后,他们吃了我带去的自烤面包,还有一些自制泡菜,然后是闲话家常。再之后,新任的组长跟我说:我们以前的课题和成果都没有人愿意提起,她今年评市级骨干,我们编写的课程读本被区里打了回来,没有得到这项的加分。她找过学校领导问原因,领导居然说:这不是我做的工作,不太明白应该怎么算。白纸黑字,正规出版物,全国统一书号,怎么就可以算白干了呢?他们都在叫屈,我也不好说什么,必定今非昔比,退休人员不可给不再属于自己的单位添乱。
坐了一会,我便离开,感觉那里已不再是我该去的场所,时过境迁,不该留恋,更不该跟着那些小同事搬弄是非。

@晓朴@小狸76@爱学习的沙与墨@JMY温柔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