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曾想到,三天前我还在穿裙子,两天前我还穿着毛衣,今天就穿着羽绒服加秋衣秋裤在风中凌乱。

妹妹申请的公租房跟我只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解绑之后今天过来做卫生清洁。我的天呐,到了之后才发现,远比我们想象中脏的太多。因为是装修之后的开荒清洁,加上又没有关门和窗子啊一丝丝灰都一层一层的。我们俩穿好了罩衣戴上手套🧤开始了

又是拿着小铲子铲留在墙上的腻子粉。又是撕玻璃门上的封条胶带等等的。我俩整整坐了两个小时也就才吧。小小的厨房和洗手间做了一个大概的清洁。因为他要赶回去上班,没继续做。看这个样子。没有个两三次大扫除是做不下来的。



收工以后我们俩去吃了一碗羊肉粉啊。这阴冷潮湿的冬天。这腾腾的羊肉粉暖心又暖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