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把基金经理叫做"portfolio manager",意思是组合经理。诚然,基金经理管理的是一个证券组合,对于股票型基金经理来说就是股票组合。大部分基金经理介绍自己投资理念和方法时都是侧重行业和个股选择,对组合管理本身提的不多。
一只基金的股票组合中包含多少只股票比较合适呢?主流观点认为既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30-40只股票为宜。持股数量太少则集中度太高导致波动大,太多则属于“撒胡椒面式”投资,收益大概率也不会有特色。而海富通基金的周雪军却用自己的实践告诉大家,只要有良好的组合管理方法,分散的投资也能创造锋芒毕露的收益。
我们来看看其管理的海富通改革驱动最新一期的持仓情况:
前十大重仓股只占基金净值的23.5%,第一重仓股只占基金净值的3.5%,从行业上看,前十大持仓包含了8个申万一级行业,个股和行业上都极其分散。
根据中报披露的全部持股,海富通改革驱动持股数量为64只(不包含打新中的新股),最大持仓股占净值未超过4%。在行业上,配置最多的行业也没超过15个点,周雪军说除非特别看好,单一行业一般不超过10个点。
另一方面,对于大的行业,采取一个都不能少的策略,即尽量不在某个大行业上的配置为0。这种天女散花式的配置效果如何呢?我们来看看周雪军2016年上任以后每年的收益情况:
这个业绩可以说是惊人的优秀,最近两年以及近三年的同类排名都在前2%左右。这样的业绩配上如此分散的投资组合,很难直接用行业配置和选股能力来解释,一定是组合管理上有过人之处。
周雪军也不是天生的组合管理大师,他一直在持续进化。
全行业配置对基金经理的能力圈要求是较高的。周雪军坦言做基金经理的头几年,行业配置的偏离度很高,从2018年的下半年开始才逐渐把行业集中度降低。
他以前有地产公司从业经历,担任基金经理8年,初入行时重点研究金融地产行业,刚担开始管理产品时恰逢2012至2013年的成长股浪潮,他通过学习迅速提升了科技行业的投资能力;2017-2018年,消费股占据优势,在业绩承受了较大压力时再次迎难而上,补齐了消费的短板。
目前周雪军已经把能力圈扩展至大金融、大消费(包括医药)、TMT、上游周期和中下游制造业这五大涵盖了绝大多数细分子行业的领域,具备跨行业比较个股的能力。比如两只股票的估值类似,可以根据竞争格局、行业空间、景气度等因素选择性价比更高的那只。
A股呈现明显的行业轮动特点,这一现象很难消除。它本质上是由资金天生的高低切换倾向决定的。
不同行业的上涨逻辑不一样,比如疫情期间,流动性宽松但基本面较差,资金会选择行业长期需求空间大、和经济基本面相关性较低的科技医药等行业。但是当经济环比数据变好,流动性出现边际收紧或者结构性变化时,那些长期需求有天花板但是供给端格局有改善的传统行业龙头也会受资金追捧。行业轮动的时间频率不固定,每当盈利数据或宏观数据出来,以及疫情变化、美国大选、RCEP签订等外部事件都会导致资金对行业的偏好发生变化。
行业轮动会导致每个行业的K线都没那么流畅,然而行业轮动并不是坏事,正所谓「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单独来看每个行业的K线坑坑洼洼像被狗啃了一样,但总体来看,每个行业的优质龙头公司都都慢慢被资金认可。A股已经走上了基础牢固、结构合理的全面慢牛。
这种情况下持有某个风格或行业的体验都不太好(白酒表示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周雪军利用自己的组合管理能力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均衡配置但不失锋芒
如果基金经理全仓押注某个风格或者硬怼某个行业,他为投资者提供的额外价值是不大的,因为投资者自己也可以这么干。而周雪军的这种组合管理的能力让投资者享受到了投资收益的同时没有在某个风格或者行业上暴露太多风险,提供的附加值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