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财记账毕,瞥一眼年度,感慨一年即将“白渡”。
习惯性再翻个帖子,一些或者说几个熟悉的id在进行着不断加码更贴的行动,我才想如今他们只是在不断的挑战自己,不过这足以让人心有所动。

周末,深感疲惫,持续连轴转后产生的副作用是头重脚轻,咽喉疼痛带着咳嗽,自嘲“中招了,可以休息下了”。也因此一天时间都宅在小窝里不出,美名其曰“陪娃”。

上午,中午,下午~“试卷做好没?”“咋又在玩了,先做作业!”,“今天得把作业做完!”……有关“作业”一词有规律的从我嘴中冒出来,像池子里那不太活泛的鱼儿吐着泡泡。
天黑,晚饭时间到。“怎么才做了这么点?这一天都干啥呢?”……低头,不语。抬头发现娃儿不知为啥,眼泪水如掉线珍珠般滚落,这是有多委屈?什么情况?这是“表演”?我的心里活动很快,但也有些莫名。
“你都没有陪我!”~我被控诉。这是一个事实,心底有一点点的反驳,这是作业慢的理由?因着还有周日一天的时间空余,可以不必最急切的“逼迫”。
“走,上楼陪你玩!不过带上的你数学试卷~”,我的条件。
“好吧!玩一局我就做作业。”娃儿的回答。

小黑板画满了圈,游戏是他主导的词语接龙。“这次规则调整,同音节的也算合格”。规则也由着他定。于是,如下图的成果,中间遇见不会写的,我写一遍他跟着抄一遍。画满了,结束。
“我们俩各自做作业吧,我肯定比你快!”娃儿是自信的宣告。结果也是如他预料。

此刻,我对那珍珠样往下掉的眼泪,依旧有着些莫名的情绪在。本月周末不是加班就是回乡下,确实没有啥陪伴。

陪娃,不是一起在家就好。他要的是这一起学习游戏也可以…而且仅花了一二十分钟。
时间应该是有的,毕竟它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另外,时间总是有的,它也只是一种选择而已。

恍然有些心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