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买房了,就在我们上学的城市,而且还是学区房。
那个新一线城市房价可不低啊,均价都要1W+了。
梅子只是一个小会计助理,怎么有钱买房?沉默了几年的舍友群炸开了锅。
大家之所以这么震惊,我猜只是因为她们对梅子的印象还停留在一块香皂能用上一个学期上吧。谁也想不到,那个小山村出来土里土气的的梅子会在一个消费高、收入低的城市买了房。
要知道那四个高高在上的城里姑娘靠的不是家里就是老公才买的房,像我们这种农村娃不靠自己可能买的起的房?做梦吧!
我对此只想呵呵哒,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这个群屏蔽的原因。记得刚报到的时候她们知道我们来自农村,就有一种高人一等的自视感。
第一天早上就命令我们轮流打早餐,梅子傻呵呵去了。第二天我直接不甩她们,我家在农村这不是服务你们的理由,我在家也是哥哥们宠着的,从小他们就被我揍到大,就娇滴滴的你们还想给我下马威。结果差点我以一敌三差点干起来,舍长当个和事佬才没参与进来。
即便这样,我和梅子也没有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我热衷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她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兼职,宿舍那几个大小姐没课就是追剧睡觉逛街。我和梅子只有在晚上的时候碰上面,会偶尔聊上几句。
大家七嘴八舌在打听梅子的情况,都想知道普通得掉渣的梅子凭什么逆袭了。六个人的宿舍中,凭什么她一个土妞却是我们宿舍里混得最好的?当年的梅子长相一般、学习一般、家境也,家境还是最穷的。与人说话都是畏畏缩缩的,是班级最不起眼的一个人。
我私聊了梅子,梅子也没隐瞒。淡淡说到道:说房子是带宽的,车子也是十来万的代步车而已。人只要够努力,想要的东西都能获得。
毕业后各奔东西,我来了广东,大部分同学在家里的安排下回了家乡工作。只有梅子坚决留在读书的城市,开始我们还有联系。梅子在辅导员的建议下学了会计,当时也是我们的选修课,大家只是为了学分,但是梅子却默默考了会计从业资格证。毕业了找了个会计助理后来会计,再后来考了注会,后来又学了审计。
这些她们都不知道,我也是偶尔和梅子聊天的时候告诉我的。梅子其实开始也很不容易,在一个没有朋友和亲人的城市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虽然她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是苦的吧。梅子不会轻易诉苦,家庭的困难养成了她坚韧的性格。
梅子在学校的时候就很省钱,我们那时候一个月基本是五百到八百块钱生活费。而梅子学费是助学带宽,课余在食堂兼职免一日三餐还能有100补元助,周末就出去发传单挣钱买衣服生活用品之类。反正她是特别省的一个人,宿舍里的大小姐们还嘲笑梅子,一个香皂用一个学期。只是她们没想到,正是当年被嘲笑的梅子后来让这些人刮目相看。
梅子毕业头三年过得很难,还学费还要支持弟弟妹妹读书。那时候只有1500的工资,都不知道她怎么扛过来的。用她的话来说是省出来的,自己再辛苦多做一份工作。熬着熬着就熬出头了,才有了今天。梅子的韧劲用到了刀刃上,我还是有点忏愧的。
梅子说拥有一套房子是她离开家乡时候的梦想,有了房子就有了家。她在那个城市立足了,她给自己的承诺做到了。而且元旦准备结婚,男友是本地的一个公务员。我看了梅子的照片,真的是判若两人。
梅子说我这么多年没什么变化,可是我已经认不出她了。
谁曾想到当年那个一个香皂能用一个学期的土妞,如今靠自己买车买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