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有个同事Y要退休了,对我来说这事几乎没有任何影响,毕竟岗位上没有替代关系,平时工作上的接触也不多。

不过这位同事曾经是我的老领导,他夫人也是曾经的同事,而且对我挺照顾的,因此这次部门领导要弄个Y同志的退休仪式,我是十分想去参加的。

去年也有同事退休,当时专门组织了聚餐,依着部门领导的性子,这次应该也还会组织聚餐,不过原来的地方去过两次了,这次要换地方了,于是趁着与工会活动一起,打算搞个整部门聚餐,算是给Y同志的退休仪式。

周一的时候群里在接龙这周六的活动,并且明确原则上都要求参加,大家也心知肚明,部门四五十号人除一人表示无法参加外,其他人都接了龙,当负责后勤的同事在担心周六天气状况时,单位的一则临时开会通知打破了宁静,该通知要求部门的几位领导都需要参加,也就是说活动如果依计划开展,则领导们就无法参加了。

于此同时,原本要承担本周六培训班大宝贝接送任务的老婆大人接到了值班通知,如果那样,考虑到事情的重要程度,培训班只能请假了。我总不能因为这些原因无法参加整个部门的活动,每次活动都不去总说不过去。

就在为难之际,领导们决定把活动延期到周日,并重新接龙,谁因为时间调整而无法参加的请在群里提出。

周日老婆大人约了朋友一起游玩,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但改变日期总是破坏计划,可是如果我提出周日没法参加,没人接上的话,岂不尴尬?于是我等着大部门提出无法参加,如果提出无法参加的超过五人,那我既不会有太大的遗憾也不会有太大的负担。一晚上过去了,仅两位同志提出无法参加,过了黄金时间,估计五人无望了。

就在第二天忙于工作时,只听有人在议论一些事,打开手机一看,呀,竟然又有五个人说无法参加了,这么一来,我也果断加入无法参加队伍,接着戏剧性的事情来了,又有七个人继我之后说无法参加,可能有些人和我同样心思吧,更有意思的是本次活动的主角Y同志也在这七位之中。

十四位同志说无法参加,那就三分之一的人了,领导没法子,只好把活动改日子延后了。做为补偿,暂定今天中午饭后举行Y同志送别茶话会。

而我匆匆吃了午饭,就带着饭盒赶去坐地铁了,因为有比参加茶话会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有些事情只有一次,有些事情做一次少一次,然而我们无法分身,既然选择了此,就无法选择彼。既然当下做出了选择,事后就没必要反复去说“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