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自己的职业认定一直是美术老师,后来又称自己是退休的美术老师,今天上完课以后,突然觉得可以改一改啦,感觉叫孩子们的“美术导师”更好。因为随着孩子们年龄的逐渐增长,随着孩子们绘画技法的不断提高,随着孩子们学习目的的时段性变更,我不再提前备课,也不再设置单一的授课内容,而是规定几种绘画表现手法,由孩子和家长们来确定要表现的内容。这样说是不是有点空洞和玄乎?别急,用今天的课例说话就都明白了。
一.我要把月饼送给姥姥
三年级的朱好小朋友说:姥姥在我家住着呢,今天晚上爸爸就要把她送走了,我想用彩铅给姥姥画一幅有月饼的画,老师您教教我怎么画月饼。课间休息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画得有点慢,就跟我说:老师,我不休息了,您把之后的方法给我讲讲,今天我一定要画完了。面对这样主动学习的孩子,我感觉自己就是导师。

二.我要画平行透视图
老师,我上次画的平行透视图有点问题,没把被遮挡的面表现出来,学校老师说让我再画一遍,您再帮我说说,我再画一遍吧。不过我在班上画的是最好的,很多人画得还不对呢。老师不是要罚我,全班同学都要重画的。我只是告诉孩子表现出六面体的每一个面,而不是像上次那样只表现出能看到的面。我像是导师,只在关键处点拨一下。

三.老师今天我俩合作一幅画

老师,我妈给订做的画板太大了,我觉得画着吃力,我想让***跟我一起画,等画完了我这幅画,我俩再给她画一幅。您帮着选一幅我俩都能画的画,再帮着我俩分工定位,帮着选择颜色以及确定适合的笔。孩子们把什么都想好了,只是需要我在关键的几个地方给点帮助,这是不是让我做导师,不能过多的参与她们的创作?

四.我想画一幅火热的画
老师,我有一幅火热的画想临摹一下,您帮我分析一下步骤和颜色的选择吧。这个孩子是不是相当有主见,画画能力也很强,我只做两方面的指导就够了?我其实就是她的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