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打仗这玩意特别的劳民伤财,基本打仗就是在打钱啊。大家都是无利不起早,没事谁会烧钱玩儿。
现在为啥没人随便打架了,给别人鼻子一个重拳的代价是三万块。打架就是在打钱,除了土豪每个人动手前都要思量下。
对国家来说也一样,要不是因为国内经济出了问题无法调和需要转移矛盾。
或者暗戳戳想抢别人家的资源或者东西,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去烧钱打仗。
2
面对重重严峻考验,赵雍励精图治,推行胡服骑射,修建长城,收服楼烦…在强势逆袭之路上,越走越豪横。
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禅位儿子赵何后,赵雍自号“主父”,雄心勃勃意欲从云中、九原南下,玩突袭干掉强秦,继续辟疆拓土占地盘。
为此,赵雍还和秦昭襄王飙了一出好戏——
为探明秦国具体状况,更为了亲眼瞧瞧秦王究竟长啥模样,纵马巡疆的主父赵雍带领随从诈称使者,堂而皇之地进入了秦国地界。
使者来访,秦昭襄王自然要接见。
王与王,面对面,秦昭襄王不由得心生嘀咕:这家伙瞅着气势不凡,不像一般人啊。
赵雍则在心里说:傻*叉,瞅啥呢?我忽悠死你。
等赵雍走后,秦昭襄王越寻思越觉不对劲,遂派人去追。人没追上,却带回一个令人惊叹的事实:
这位深入秦廷的使者,就是刚刚卸任禅位的主父赵雍。
秦昭襄王听罢,差点悔青肠子:
卧槽,要早摁住他当肉票,可特么赚大了!
刑民克服曰武,乱而不损曰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