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前,我老公的一个学生很不好意思地跟他说:老师,求您一件事,我儿子五年级了,什么特长都没有,让他跟您学习画画吧。因为他什么都不会画,您也别对他有过高要求,只有他愿意来就行了。老公看了看那孩子带来的画,真的啥都不是,构图超小,用笔犹豫,擦擦改改,造型不准,涂色也是马马虎虎的。我老公便说:这样的孩子我真教不了。
因为我老公是高中老师,习惯了看比较成熟的作品,对学生的要求也高,所以对待一个五年级还在涂鸦阶段的孩子,真的会束手无措。跟家长商量,教了三十多年小学美术的我,愿意承担他儿子的美术教学任务。
那么大的一个孩子,行为习惯又不怎么好,零起步学习画画真的是很难,很多时候,我还要手把手地教他。因为绘画基础太差,跟家长商量后,我把这个五年级的孩子调到了二三年级的班级里上课。孩子还很天真,心智发展也比较迟缓,在低年级面前一点自卑感都没有。
疫情期间,我和老公天天在家里画画。他的这个学生看到我们俩的作品以后,再一次求我们给她家的农家院里画几幅小画。当时我就琢磨着,他儿子跟我学画画,家里挂上自己儿子的画,不是比挂我的更美好。于是,我强烈建议挂上他儿子的话,学以致用,孩子会更加努力的。国内疫情稍有好转,这个孩子就戴着口罩单独到我家来画画了。这半年多的时间,孩子的进步可大了,很多技法都尝试了。
最近,家长把孩子的画都拿到装裱店裱了起来,几天以后,这些画将装点他们的农家小院,想想都觉得香,给孩子点个大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