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市场总是上演一幕幕比影视作品还要"精彩绝伦"的大戏。当年,"宝万之争"上演的"野蛮人来敲门"犹历历在目;今年,发生皖通科技高层权斗"罗生门"大戏正在迎来高潮。
皖通科技,一家原本经营的还不错的信息技术服务型公司,主要业务是以数字化物联网为支撑,为高速公路、港口航运、军工电子信息化提供综合服务。服务客户主要是各级交通管理部门、港航企业集团、国内军工配套企业等。
今年三月,皖通科技原董事长周发展被董事会罢免,拉开了皖通科技高层内斗大大幕,之后一连串核心角色出场,一出出精彩戏码上演,反转不断……
皖通科技复杂的高层内斗
皖通科技几大股东的内斗过程,是曲折的、复杂的、多点化的,其中充斥着叛变、倒戈和利益诱惑。
最初的导火索是3月4日原董事长周发展被踢出董事会,周发展同时是皖通科技第一大股东南方银谷的董事长。在此之前,南方银谷通过自有股份以及王中胜(皖通科技创始人)、杨世宁、杨新子的表决权委托,掌握了皖通科技30%以上的决策权。6月12日,该委托到期,皖通科技再无30%以上的控股股东,由于股权分散,多方力量达不成共识,皖通科技现已无实际控制人。
周发展之所以被南方银谷董事会罢免,据传是涉及皖通科技向南方银谷利益输送,后一度被立案调查,经查无罪。在这次罢免投票中,周发展的另外两位盟友廖凯、甄峰投了赞成票,成为周发展被踢出局的决定性因素。在此之前,廖凯、甄峰同时也是南方银谷的董事股东。作为报复,二人被南方银谷解除董事职务。
南方银谷并未就此作罢,先后通过和股东安华企管,和董事、股东易增辉达成一致行动人协议,分别获得4.75%和3.48%投票权;加之南方银谷自有13.73%股份,南方银谷现掌握皖通科技21.96%投票权,依然是其第一大股东,但不构成控股。
这样一来,代表第一大股东的周发展已经被罢免了。其继任者廖凯,也于5月离任。现任董事长李臻非南方银谷利益方,南方银谷又急于掌握董事会,新举牌者又充满变数。这就为皖通科技现董事会运行和日常管理都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深交所严重关切,皖通科技发展成疑
皖通科技资本力量背后是公司的层层矛盾。最根本的,是争夺公司控制权的矛盾,另外还夹杂着公司内部和新进资本的矛盾,公司股东和公司管理层之间的矛盾,公司前后股东之间的矛盾,公司前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但这些矛盾都大不过一个矛盾——普通投资者、中小股民与董事会之间的矛盾。
皖通科技董事会高层之间持续的内斗,已经对公司经营层面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财报显示,上半年皖通科技实现营业收入6.03亿元,同比下滑3.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3亿元,同比下滑58.97%。营收和净利润双下降。
此外,皖通科技上半年的毛利率整体也在下降。分行业看,高速公路、港口航运、城市智能交通、智能安防和军工电子的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分别减少1.69%、6.29%、7.14%、10.44%和5.32%;分产品看,系统集成、技术服务、技术转让和产品销售的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分别减少0.44%、9.14%、16.27%和20.91%。
商誉减值是公司面临的另一大问题,其全资收购的子公司华东电子和赛英科技上半年业绩出现了双亏损。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商誉账面原值为3.46亿,其中华东电子商誉期末余额为8413.59万,赛英科技为2.25亿。
9月16日,皖通科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举行,现场共有6份议案,经表决竟无一通过,可见各方势力针锋相对之激烈。在此之前5月份,公司还在一场被判无效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上演了"全武行",现场人员不顾疫情危险,戴着口罩发起肢体冲突,哎呦声此起彼伏,衣服被撕的稀烂。据了解,该临时股东大会中高举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人员,也并非是真实的皖通科技中小股东,这一真相不免令人啼笑皆非。
过于混乱的董事会引发了深交所关切。9月17日,深交所向皖通科技发出了关注函,问询6份议案为何全部不能通过,以及公司股东大会是否具备继续履行职能的能力。这说明公司董事会的混乱程度到了需要监管部门来插手的边缘。
屋漏偏风连阴雨,皖通科技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高层内斗,而是业绩下滑、盈利能力下降、子公司商誉减值、现董事会运转被掣肘,这些问题正在集中爆发。
而皖通科技主要服务对象为政府部门、国企等大客户,此类客户对服务商的稳定性通常有很高的要求。皖通科技的股东宫斗已经影响了其大客户业务,这会直接关系到公司的长远经营,其今年乃至明年的业绩都会受到直接影响,未来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