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跟之前相过亲的人见面了,我想既然是第三次见面,不能像前两次那样浑水摸鱼,至少也要表露一下自己的一些观点。
其实,我们这几次见面都是家长促成的,第一次是因为家人介绍,我带了个小姐妹过去。好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我等他。那天正好,约了小姐妹去剪头发,突然他发信息给我说要见面,我本来不是很想去。就让她陪我一起,那天她正好大姨妈来,我好不容易软磨硬泡把我小姐妹带上了。
我们提前到了约定地点,因为他迟迟没来,我们就在星巴克,点了一点甜点垫垫肚子。他们一个是山东,一个是山西,聊了一些地域的话题,我就偶尔插句话看起来也不至于冷场,没办法我路痴+健忘,自己到过哪些地方都不知道😂虽然有时是个话痨,但是对不怎么感兴趣的人事物基本上不参与。
第二次,是他那边的家长是我老乡,长辈邀请,盛情难却,只好单刀赴会,谁知道那阿姨说是一个人来,却带了一家子来。已经来了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呗,不就是吃顿饭嘛!这顿饭吃的也是艰辛,来到附近的商场排一会儿队终于叫到我们了。却因为那个阿姨感觉那家店的装饰不舒服,临时换了一个商场。折腾到七八点才吃上晚饭,我感觉自己都要饿晕了,七选八选选出来的餐厅也就这样。在长辈的掩护之下,我也很少讲话,只顾吃了。
今天,是我们第三次见面,我们约的是十点,因为我这边下雨了,我八点多就问他要不要把室外活动改成室内活动。结果没人理我,九点我又发了条微信给他,问他出发没有?结果还是没人理我,没办法,我只能按照原定计划出门,不然就得迟到了。
直到我到地铁站的时候,那时候已经9:30几了,我又发给他,说我半个小时左右的到,终于有人理我了。从他的话语间我知道了,他可能迟到了,我是个踩点的人,但是我也尽量不会让别人等,心里还是会有点不高兴。
因为坐地铁,我以为外面还在下雨,就问他要不要改地址,直接请他去西溪银泰吃饭。他说没问题,就去西湖银泰。我以为他说的是去西溪银泰,就下车换行了,下车之后我才发现,不是西溪银泰,是西湖银泰。因为不怎么去西湖银泰,我又走错路了。我的心情跟今天的雨天一样阴沉沉。
我一心情不好就容易把天聊死,我知道我有时候会把天聊死,而人家把天聊死是不自知的。而且今天的我好像很会怼,其实我并不是那种会怼人的性格。碰到有人在对我说教,有点自以为是,或者让我感到不适时,我才会有点想怼,可能结的见过这么多次面,也应该表现一下自己的想法。
特别无语的就是,他讲了他的观点,我讲了我的观点,南辕北辙。不管什么话题,聊到最后他就扶额说算了算了,那从半讲不讲的感觉,好像十分无奈,好像我就是个蛮不讲理,无理取闹的人。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这做法怎么跟我爸一个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话直说,没有必要搞得好像我强迫你做了什么一样。
我说我第一次感觉原来跟人家聊天这么累,你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他说那是我自己从一开始感觉就很尬,所以才会一直觉得在尬聊。
What?所以这都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后面也懒得怼了,直接不欢而散。
好吧,可能我真的是注孤生了😂
还有件事儿,因为他也不知道要吃什么,我也无所谓,路过赠李白的时候,我突然挺想念他们家的桃花酿的。所以去了这家,菜是他点完我再点的,他吃的快,我吃的慢,所以感觉就我一直在吃,但是还是剩了一半多,其实就是三盘菜,酸菜鱼、毛肚跟白菜炖粉条。
我点了桃花酿,他说我阿姨也挺喜欢喝酒的,我说我并不喜欢喝酒,只是它的味道像果汁还不错,偶尔可以小酌一下。我一小杯,从餐前喝到餐后,他餐前喝来一小杯之后,说挺好喝的,又倒了一杯。临走前, 我跟服务员说想把桃花酿打包,虽然服务员说就是不能打包,但是还是偷偷给了我个餐盒。
我打包出来之后,他竟然说,早知道我要打包他应该多喝一点把它喝完。我直接把打包的桃花酿递到他面前说,你喝。他又说,我不喜欢喝。这是什么骚操作?真想送给他一个大白眼儿。
故事到这儿偏见已经形成了,其实我们私底下基本上不聊天,没有家长的暗箱操作,应该第一次见完就结束了,希望他不会太郁结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