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科长发来信息,说是三张卡在她桌上,让我到了分开刷。

我会意地回了一句,我自己刷脸进去,我的不用再刷了,剩下两张我分开刷。

刷脸也好,刷卡也罢,是我们单位现在的上下班及加班的认定标准之一,当然如果真的来上班了忘记刷卡,也是可以调阅监控证明的,只不过会相当麻烦。

晚上延迟三个小时以上打卡下班算加班,昨天晚上我本想下班离开了,被我们科长叫住工作了一个小时,她意会我要不要帮我刷卡,就是算我正式加班的意思,于是我把卡给了她。至于为什么会有三张卡,后面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科里另外一个同事比我晚走,但可能也没到三个小时,于是科长表示卡留给她。

同时科长也表示今天会晚些时候来,这就需要我们帮她今天早上刷卡了,大家都兢兢业业工作,又不是坐台的形式,迟到早退活又不会少,该自己做的还是自己做,因此偶尔有点事晚来早走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也相互帮忙刷卡,上头也知道这事,有时候还可恶地去查阅监控,或者看刷卡时间是不是每次都很接近,于是我们即便帮忙代刷也是分开时间的。但这总归不太光明,是偷偷摸摸做的,大家可能眼里装作没看见,心里都记着的。

我正在地铁上的时候,看到群里跳出信息,“卡已经帮你们刷好了”,还@了我和科长,是第三张卡的所有者S发的,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他早上帮我们代刷的事了,我反正很快就到了倒也没什么,但科长今天打算好迟到的,就比较尴尬了。以前这个群里不管有什么信息,科长都会回一下,而这条,她没有回复,而S也没有收到本该看到的“谢谢”二字。

我到单位之后,发现S去食堂吃早餐了,于是补刷了下自己的卡,多刷几次总没事。没多久,S吃完早餐回来了,大声和我说着,“我帮你刷过卡了,我看到几张卡都放在科长桌上,于是一起刷了”,毕竟我们的工位有点距离,说太轻听不到,而这样一来,整个办公室在的所有人都听到了。我实在不想理他,支支吾吾了两下就当这事过去了,而他还没有起劲,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你自己也刷了?多刷一次应该没关系的吧?”“没事没事。”我小声说着,然后埋头工作了。

和老婆大人说起这事,她噗呲一笑,“这人的情商怎么比你还低,有些事情做了大家心里都会知道的,没必要说出来,这一说岂不所有人都知道你们让他代刷了?”

“哎,真是有理没处说去,我又没让他代刷,昨晚是我们科长说帮我刷的,今天早上我自己会刷的,而他就这样喊着,好在我本身就没迟到。”

“他应该就是想邀功,做了点事,邀邀功嘛,只是没有去想有些事是不能喊出来的。”

“对啊,我想起电视里那个奸诈的和珅,如果有人向他行贿,若是在皇帝面前行贿人喊着,和大人,我把银子放你府上啦,那样和珅脸上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表情。”

“我猜他一定会说,皇上,这绝对是栽赃啊皇上,然后皇上也会相信这是栽赃,如果这么笨的人也能行贿成功的话,受贿人的老底岂不也会被揭开?”

说着说着倒是让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是我从正在读的古龙先生的《欢乐英雄》里面的,有人问大路他的师父是谁,大路说了一大串名字,全部都是绰号很长很牛逼,在古龙武侠江湖中不顶用的人物,然后对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因为他一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问道,这些人都教过大路武功?大路说,虽然没学过武功,但是学了他们的短处,什么地方有缺陷,他就去避免,久而久之,自然比这些“师父”厉害百倍了,三人行必有吾师,不管什么样的人身上,都总能学到点东西。

而今天早上这事,不也有我可以学习的地方么?既然我觉得人家这样做不对,那么我就去避免自己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不是么?邀功本来就是件正常的事,换成几年前的我或许也不会想这么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未尝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