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伙伴在外漂泊了几十年,如今多已退休,慢慢地放弃奋斗过的城市,把房子让给孩子们居住,自己回归故里,形成了熟识的新一代邻居。这些邻居没有了父辈们的那些因贫穷产生的矛盾,没有了三天两头的对吵对骂,更不可能再见到俩家人的群殴对打。取而代之的是见面彼此问候,遇事相互关照,没事了还去串个门,聊上几句,家里有多余的物品,还会各家送一些。这些认识是从给老妈盖房这件事中感悟到的,因为常回去,就自然而然地看到了,感受到了。讲几个小故事吧,让读者也感受一下我们这代的新邻居。
故事一:刘家老大给各家送黄瓜
刘家老大的爸爸是我们儿时都不喜欢的人,因为他爸爸是“看青的”,也就是看管村里的庄稼和瓜果。贫穷时期的人们,免不了会偷偷地拿一些瓜果给饥饿的孩子吃,他爸爸就会铁面无私地把人抓住,送到队部接受批评教育。因为不喜欢他爸爸,也就不喜欢他们家的人,我们都不跟他们做朋友,找到机会还会捉弄他们。
刘老大好像被招了上门女婿,走后多年就没见过他回来过。如今他岳父母早已亡故,他儿子也成家有了自己的子女。他退休后就带着媳妇回了老家,住在刘小四翻建的二层别墅里,每天去地里管理果树、种粮、种菜,吃不了的就送邻居。
我就见到他一家一家的给送很多黄瓜,我家也吃不了那么多,二妹就做成腌黄瓜储存到冰箱里,成为每顿必吃的小菜。别的邻居听说我二妹会腌脆口黄瓜,也都纷纷上门来取经,感觉邻里间好和谐。
故事二:去刘老大家聊天
那天我和两个妹妹回去研究找建筑队的事,找了一个,准备谈谈。距约谈的时间还早,我们就在门口等候聊天。这时我看到一个邻居大哥走进了刘老大住的别墅,心想他两家的恩怨那么深,大哥的爸爸还要娶刘老大的妈呢,都被相互看不起的儿女给拆散了。大哥怎么会走进他家的别墅?不会去了想起过去的事吗?想着想着,我也走进了他们的别墅,想探知一下他们会在做什么。
刘老大两口很热情,正跟邻居大哥闲聊呢,见我也走进来,沏茶倒水的。我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开聊,刘老大媳妇拿出来的小吃,我也都尝尝,走的时候还带上了些。他们说了:现在什么都不缺,孩子们带来的小吃也没功夫吃,更主要的是不喜欢吃。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只想让我带走一些,我只知道曾经捉弄他们的事早已成了过去,成为了年少无知的历史。
故事三:刘小四去摘梨
我家的前院有一棵梨树,他们嫁接了两种梨,一半长圆形的梨,一半长葫芦形的梨,每年都会长很多,却从来不会给邻居的孩子吃。记得小时候经常看着他家的梨流口水,却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知道的都是想偷吃他家梨的孩子被追被骂。看管梨树的老人早已做古,如今的主人也不再年轻。梨树还在,他们却不需要看管了,因为村里很难再看到孩子到处跑。即使有孩子走过,一般都会跟家长在一起,大都是回来看老人的,匆匆来匆匆走,没人关注他家的梨。
今天看到50多岁的刘小四,高高兴兴地从前院摘了两个梨,举得高高地给我们看。前院的主人也是高高兴兴地,把他送出来还不忘记说:有空家里坐啊!
哈哈哈,还想再写俩故事呢,天时已晚,明天见!@晓朴@小狸76@爱学习的沙与墨@JMY温柔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