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完整的故事,开头可以平淡但要励志,加上让人兴奋的高潮阶段,然后就慢慢进入收尾,故事也就这样结束了。
     PtwoP这个行业从2007年第一家从事现金D业务的平台出现,到2020年8月份仅剩29家在运营的平台,十几年的时间,但其实从2018年,故事的结局就定好了走向,这可不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而是一个不会再反转的结尾。
     曾经这个行业的故事是备案,但玩嗨了也玩坏了之后,清退时各家只能重新说事实或是讲故事,当年行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需要大展拳脚,告别时各家平台的谢幕方式同样要各需本事。
     最近广州的一家平台也是已经出现了到期回款的问题。
     这家在当地其实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一家,在过去的这两年里,算是比较低调,从官方披露的数据来看,2019年单月的交易额:
     2020年年中的单月数据:
     说实话,撑到现在的平台真是不容易。
     从2018年之后,降行业机构数量、降存量业务、降参与人数的”三降“要求出来,转型就成了主要的事,行业常见的四种转型之路就是互联网小贷、助贷、导流、消费金融公司,但现实是每条路都不好走,要么是新行业面临的监管问题,要么是门槛问题,还有转型到新行业赚不赚钱的问题,都是风险。转型的故事好说不好做,哪个转型不是花着钱咬着牙还要忍着痛。拍拍转型的背后是多家机构,陆金所后面是银行,持牌经营是金融的要求和方向,更多的民营公司并没有这么多的资源,小贷也就成了比较多提及的方向。
     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及信旗下公司在广西注册成立了北海市众益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虽然这家小贷不是全国性展业的网络小贷牌照,但加上同在三月份成立的福州惠福益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也算是获得了小贷和融担两大牌照,意思就是平台在加紧布局助贷业务牌照。别看向小贷助贷的转型好像是一个浪潮,但是要求清退的平台真的转型去持牌经营,每个地方都会特别特别的谨慎,哪怕是网络小贷牌照,这里面的不容易外人很难知道。
     这家,原本也是以做融资担保公司进入,从平台的名字变更也能看到过往的印记,比如最早的万惠投融,此后才更名为现在的名称。平台的运营公司是万惠投资管理,母公司广州万惠金控科技股份,平台2012年上线,2015年万惠金科借壳新三板上市,此后在2015、2016的财报里,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大增42%和620.67%,4743万元和3.42亿元,毛利率高达46%和68%,其中万惠投资实现金融信息服务收入分别约为2050万元和3.28亿元,占合并营业收入 43.24%和95.89%,真是风向对,飞上天,不过在2017年却申请股票终止挂牌,即使是当年的半年报上,半年就录得营收2.41亿元,净利润8191万元,其中万惠投资营收2.37亿元,占比98.62%。当时各种猜测是打算为海外上市努力,但确实算得上激流勇退。
     平台上市公司背景的标签就成了风投系,因为此之间的2015、2016年和之后的2018年先后经历了几轮融资,这期间平台接着专业大神的营销能力,已经让它在行业里名气大大增加。
     其实从这家平台这些年走过的路来说,老板和团队还是在很努力的在做事。从这家的APP上,能看到服务已经调整形成为基金、保险、银行等等的多元理财方向。
     在平台所处的当地行业协会的数据中,截止2018年12月末广州共有44家在营网贷机构,最近的消息显示,当地金融监管表示的是:“广州P2P风险大幅出清,在运营平台数量从2019年的50家降至目前的1家,2019年以来未发生爆雷”,“成为全国特大城市中唯一全年无平台爆雷的城市”,“计划今年年底前停业平台业务全面实现清零”。
     相比上个月的时候,杭州那边某区透露的是:
     行业的故事已经到了谢幕阶段,但各家的实力还是要继续发挥作用,只是部分虚假的实力被刺破和撕掉了。
     希望这家能有一个优雅的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