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这是上月旧闻了,当时力哥在旅游,没追。
但这事太重要,对我们理财会产生长期、重大、深刻的影响!
力哥长处是把各种复杂事物串起来,深入浅出,给人启迪,就算这新闻你听说了,也建议把力哥写的,仔细看完。
这就是最高院发布的民间借贷新规。
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家甘愿冒上断头台的风险,高利贷这事有悖社会公义,很容易危害社会安定,法律肯定要加以限制。
过去我国对高利贷的认定标准是:24%和36%。
年息超24%,债权人向法院起诉追讨,法院不支持。
年息24%-36%之间,已支付的,法院默认允许,债务人向法院起诉讨回多支付的利息,法院也不支持。
超过36%,铁定高利贷,往死里打。
所以不管金融机构的高息信用贷还是曾经的P2P,24%和36%是放贷时的两条红线。
胆小守规矩的,一般不超过24%;
胆大路子野,但还想把生意长久做下去的,则沿36%红线顶格,能多赚一点是一点。
只要风控得当,金融真是超级赚钱的买卖。
但8月20日起执行的民间借贷新规,把高利贷标准降低到LPR的4倍。
02
我国过去是计划经济,加息降息都央行说了算,但资本主义国家不这么玩,央行作为一级市场卖家,只能决定借给商业银行的利率,商业银行搞到钱后,放给客户多高利率,自己决定,自负盈亏。
为了建成真正的市场经济体制,我国一直在推进利率市场化。
存款利率前些年就基本实现市场化,为了揽客,各大行存款利率都有上浮,还有很多吸储难的小银行在网上搞各种银行+创新存款,利率更高。
贷款利率现在也基本放开了,银行放贷的参照系不再是央行发布的贷款基准利率,而是LPR,意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银行根据贷款品种和客户质量不同,在LPR基础上加点——“加点”不是加息,利率可能+也可能-。
原本首套房贷利率打折的,转LPR后还打折,原本二套房贷利率上浮的,转LPR后还上浮。
今年要完成存量房贷转LPR的衔接工作,结果网上闹出无数阴谋论,力哥前后苦口婆心写了三回,很多人还是打死不信,认定“总有刁民想害朕”,政府银行肯定没安好心,要收割百姓…
一是因为金融知识太专业,普通百姓真不懂。
二是政府这些年的确透支了不少公信力,很多百姓对政府使劲推的东西都心怀戒心,觉得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LPR不是固定数字,也不央行说了算,而是20家商业银行共同报价的均值,每月更新一次。
改革目的不是借机收割房奴,而是推进利率市场化。
特地给客户选LPR或固定利率的权利,则是为了体现契约精神,当年签房贷合同时,你就有选择计息方式的权利(虽然实操过程中很多人压根不知道),现在改革时,你还有。
如今这么大费周折,老百姓很不理解,阴谋论满天飞,但这恰恰是推进市场化进程的必经之路。
反过来想想,如果国家银行真要收割房奴,毫无契约精神,不设过渡期,不给选择权,全改LPR,不更简单吗?
扯远了,总之一句话,最高院的新规,既是配合LPR的出台,更是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建设,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
LPR随行就市,所以LPR的4倍也是浮动的,这是市场经济应有之意。
03
目前我国5年期以上LPR利率4.65%,4倍18.6%,1年期LPR3.85%,4倍15.4%。
5年以上的长期贷款主要是房贷,其他贷款很少能贷那么长,所以更适用1年期标准,15.4%以上的利率就算高利贷。
上月新规出台后,无论传统银行还是互金巨头(蚂蚁财富、京东金融等),都吓得半死!
因为大量正规贷款产品实际年息远超15.4%,比如信用卡透支取现日利率是万分之5-万分之15,折算成年利最少18.25%,高利贷!
信用卡分期、蚂蚁借呗、京东白条、腾讯微粒贷、小米随心借……几乎全数超标,统统高利贷!
现在很多创新存款和理财产品给到投资者的利息都有4%-5%,银行还有经营管理和营销推广成本,还有后期催收成本,最后肯定有部分贷款收不回来要做坏账处理,银行和蚂蚁金服们自己还要赚钱(从财报上看,还超赚钱),这些杂七杂八加起来,小额短期信用贷的实际利率控制在15.4%以下,还做啥生意?
如果新规适用持牌金融机构,就是拿刀架脖子上,明着抢钱啊~
上个月,这些高大上的金融机构还强装镇定,自我安慰,说新规只针对混乱的民间借贷,我们持牌机构不在此列。
当时力哥就暗笑,太天真了~
果然,就在上周,温州市瓯海区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宣告梦想破灭——民间借贷新规,同样适用持牌金融机构!
2017年7月4日,洪某向平安银行借了21万,月息1.53%,还约定逾期加收约定利率50%的罚息。
洪某按约支付了10个月本息,之后2年没继续履约。
今年7月5日,平安银行把洪某告上法庭,要求归还剩余本金16万余元,以及按复利计算的利息和罚息83000多元。
结果法院判决,平安银行要求的利率总和超过LPR4倍,我只能要求被告归还实际年化利率15.4%之内的利息,合计52000多元。
平安银行利息收入瞬间少了38%……
据悉,平安银行会上诉。
照我说,上诉纯属浪费司法资源,省高院和最高院肯定支持温州法院判决(除非作为既得利益集团的金融机构集体向上施压)。
因为上月新规出台时,力哥就断定,新规一定具有普适性,不可能只管民间借贷。
看问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要看新规出台的初心,而不是对文本内容咬文嚼字,想方设法找对自己有利的解读。
最高院出台借贷新规,不只是要规范民间借贷,背后的政治意图,是降低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
乱哄哄的民间借贷利率本就比持牌金融机构高得多,人家“杂牌军”最高利率不能超15.4%,你“正规军”反倒更高,于情于法于理,说得过去吗?
04
实体经济苦高利率久矣!
更准确地说,是无抵押,无担保,无漂亮流水,在银行面前一直比较弱势的借款人:薄利民营企业、创业型小微企业、农民、个体户、大学生、体制外中低收入打工族……在高大上的金融机构面前,要么借不到钱,要么当成鱼肉,承担很高的利息,这才逼出了10年前以浙江为代表的民间借贷乱局!
2013年,总理大力支持互金,鼓励有能力有担当的民间机构搞普惠金融,就是因为银行出于风控和自身利益考量,一直不待见这些次级贷款人,但他们的生活、工作、投资、创业,亟需金融支持!
没想到,中国人太会投机钻营,看到机会一拥而上。
金融不比其他行业,核心是风控,很多民企甚至两三个大学生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无法接入央行征信系统,自己捣鼓出来的风控模型又不接地气,管理上不够成熟,经营上又容易急功近利,加上本身服务的客户就是银行不待见的次级贷款人,坏账率很容易失控。
而在野蛮生长的时代,还出现了很多打着P2P名义的骗子公司,导致全行业持续污名化。
就像后来鼓励地摊经济,初心是希望创造就业,拉动消费,好事一桩。
但落实到执行层面,可能会出现许多棘手问题,甚至负效应比正效应还大,所以赶紧叫停。
当年P2P也一样。
政府在行业出现过热风险时,没第一时间加强监管,而是继续无为而治。
一方面希望避免政府过早介入阻碍创新,另一方面希望借这条鲶鱼倒逼传统金融机构改革(自我革命)。
所以那几年,银行真把P2P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碎尸万段。
但随着跑路平台和散步市民越来越多,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想出手规范市场时,却发现上万亿居民存款已从银行搬家,地方金融办已无力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好。
2018年6月,随着毛衣站全面开打,中国经济加速下行,P2P所承载的次级债市场最先爆炸。
雷潮使投资人不敢继续投钱,并急于撤资回款,形成挤兑效应,高风险平台加速垮掉,很多正常经营的平台也备受冲击,形成骨牌效应。
面对这种局面,政府经历了承诺备案-鸽-再承诺备案-再鸽的反复纠结,在刮骨疗伤,花大力气整治规范,和索性眼睛一闭,全掐死了事之间,2019年下半年,国家终于下定决心——对全行业施以极刑!
05
回头复盘整个互金行业的兴亡,兴是因为国家希望金融给实体经济输血,但银行不愿让利,只能另辟蹊径,试试效果如何。
亡是因为金融不比其他行业,不能任其野蛮生长,反复试错,最初的监管缺位就埋下了祸根,等想出手监管时又发现黑洞太大,怕担责任,犹犹豫豫。
而在犹豫过程中,2018-2020年,整个宏观经济持续下行,次级债一定最先炸,投资人信心崩溃,平台无以为继,才有了如今的一地鸡毛,一声叹息。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最近谈到,P2P行业从最高峰时五六千家降到如今只剩20多家还在运营,其他平台要么良退,要么立案,目前还有8000亿资金没偿还。
我本人还有团贷(40)、银湖(30)、和信贷(20)、有利网(20),合计110万本金没收回,我也没任何办法,只能认栽。
力哥当年也推荐过P2P,尽管每个平台都是各维度千挑万选,尽量规避风险,推荐的都是行业知名一线平台,但不分青红皂白,全行业集体死刑,也是做梦也想不到……
如果你当年听了力哥推荐,有资金雷在平台里拿不出来,我只能表示万分歉意!
如果还能打折债转出来,打折力度能接受,可以退出,不能接受,继续耗着。如果平台已立案,也没啥可做,只能坐等至少2年以上的司法流程。
看懂P2P兴亡背后的来龙去脉,加上中国独特的政治体制和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就不难理解,这次,政府不和你讲道理,就是拿刀架脖子上,逼金融业向实体经济让利!
我们虽然下定决心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但也从没放弃过社会主义道路。
什么是社会主义制度?
按我理解,就是以一定程度限制“自由”为代价:包括资本家依靠自身能力赚钱的“自由”和普通公民的某些“自由”,实现社会整体更大程度的公平正义。
无比聪明又无比贪婪的华尔街金融权贵,为一己之私,把整个国家甚至全世界拖入金融危机的泥潭——这种事,中国绝不允许出现。
银行业绩那么好,为何还频频传出集体降薪的消息?
银行业绩那么稳,为何估值那么低,市场总是担心“鬼故事”?
现在,你懂了吧~
06
一方面加速完善市场化机制(程序正义),另一方面针对资本主义的先天顽疾,政府又强力出手,试图降低全社会融资成本,迫使金融让利全社会(实质正义)。
但政府强行干预利益分配的所谓“实质正义”,也是一把双刃剑。
按市场规律办事,你把所有贷款利率限制在15.4%以下,对能借到钱的人,利息负担下降,当然好消息,但金融机构无利可图,很多弱势贷款人将重新陷入借不到钱的窘境。
借不到钱就不借了?
不可能,哪里有刚需,哪里就有供给,没有合法渠道,就走非法渠道。
当高息贷款从地上转入地下,风险更高,更不受监管,利率反而会更高,也更容易导致黑恶势力介入。
美国当年的禁酒令,初心也是好的,但男人不能不喝酒,最后只能是酒价飞涨,警匪一窝。
土地价格竞拍,开发商造好的房子却被限价,就像面粉价格随行就市,却不许面包涨价,结果只能是“面包”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最后倒霉的还是购房者。
另一方面,对我们理财者来说,也是天大的坏消息。
因为贷款端利润下滑,金融机构能给我们开出的存款(理财)收益也只能跟着下滑。
最近,多款小银行的创新存款单方面提前解约,就是预见到这种风险,担心以后付不起那么高的利息。
即将港股上市的史上最大独角兽——蚂蚁金服,看财报就知道,过去5年,支付宝最核心的数字支付和商家服务板块,收入占比持续下滑,2020年上半年只占营收35.9%,而借贷业务(花呗/借呗)的营收占比持续飙升,2020年上半年已占39.4%,成为蚂蚁最赚钱的业务。
说到底,腾讯靠游戏吸血,蚂蚁靠金融吸血,背后都站着无数受伤百姓,都有财富原罪。
就像马克思说的:资本来到世间,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
和马克思的时代相比,今天的资本只不过吃相好看很多,本质依然没变。
高利贷新规,对蚂蚁长期增长空间,会产生明显的不利影响。
不只蚂蚁,所有还在布局大金融的互联网巨头,有一家算一家,全是当头棒喝。
07
如今国家战略很清晰,搞互金野蛮生长行不通,只能回到传统融资老路上。
间接融资,逼银行降贷款利息,让利实体。
直接融资,创业板科创板新三板轮着番搞事情,中概股回归加速开绿灯,想方设法搞活股市。
前证监会主席肖刚今年多次表示:党中央从没像今天这样重视资本市场。
此话究竟深意几何?现在懂了吧~
对投资者来说,看清天下大势后,只能顺势而为。
一、未来包括银行存款在内的固收类理财收益率,只会越来越低;
二、国家一再强调房住不炒,哪里房价敢飙涨,哪里调控就铁定加码;
三、为了给企业输血解困,国家又特别重视资本市场。
这几个因素合在一起,你觉得更多的资金,应该往哪里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