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利网这家,从2019年年底大面积的逾期出险后,撑到现在,已经是2020年9月份,最近私下通过各个方面反复透露出的信号就是准备底标穿透,CTC,三年的回款方案。
     但凡还关注这个行业的人,都能感觉到浓浓地熟悉的套路。
     现在平台的这些套路,其它平台有的,有利基本也都有了,区别就是各家平台的时间线不同,套路这种东西,总是要配合环境的变化和人性的接受程度。
 比如什么情况下,平台的出借适合转换算法,待收、净本金、累计充值减去提现的本金、利息收益、甚至是平台的积分都会根据目前所处的情况改变算法,或是停止部分产品的收益计算;
比如逾期情况到哪种程度,债权置换商城上线,部分出借人接受了,然后就化解掉了一部分债权,这方面有些平台甚至是不止上线一次或者一个,比如小牛的商城又重新上线了,和信的商城上线了不止一个;
 比如流动性问题触及到哪种范围了,债权转让的功能上线,这个功能有些可以细分到产品,不同的产品在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债权转让方式,比如早期的产品转投,其实就是一种债权置换的方式,去年到今年第三方的债权公司的进入,还有今年一些平台直接开通小户或小额出借人的快捷通道,在让那部分待收比较小的出借人有机会离场。
     其实在出借人的心里,以上这些化解平台债权的办法,都是不要脸的化债办法,一堆馊主意!一堆恬不知耻的套路!当年一个又一个的红包、福利、礼品,以及一通又一通客服妹子帅哥的问候提醒,曾经那么的热情洋溢,结果小甜甜进去牛夫人出来,还在这些不要脸的平台上有待收的人,情何以堪?
     但现实的情况。可能比这还要冰冷。
     就最近,一家还在发标的广州平台,债权转让已经开始出现缓慢的现象,很多人估计已经看到了这个消息,但是没看到的消息是,这家的到期情况在7月份的时候已经从到期1日左右变成1-3个工作日左右。
     再回过头看看有利网这家,定存宝的债转:
     这样的处理进度几乎是一个月前进一天,到今年年底大约才能进行到今年一月份到期的定存宝。
     出借人在不断放缓的流动性之下,被迫接受平台恬不知耻的化债方案,而平台自己包括老板,也同样是在一个规律里行走。
     平台从出现债转缓慢,到部分产品出现逾期,再到大面积地逾期,到后面流动性逐渐丧失甚至是完全锁死在车上,平台的车门也就慢慢地关闭了起来,同时随着三降等的进程,已经不会有新韭菜进入,平台里面有实力的把原来的底层资产拿去包装换个通道继续挣扎,而大多数的平台,要么老板进去,要么老板借用各种套路化债,以免进去。
   出借人就随着这个规律不断地做出选择,走的早的,早点离开这个烂摊子;走的晚的,只能继续选择。
     行业大范围爆出明显问题的时间是在2018年,早前的“扫Hei除恶”其实就已经是行业风向逆转的关键信号,当时很多机构的狗鼻子已经灵敏的嗅到了味道,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原本乘着这个行业发展东风进来吃肉喝汤的那些风投就已经在回撤,到2018年投之家这平台爆出大新闻时,连这个行业里面更多普通的投资人也明显听到警报声的时候,其实风投那些早就跑了。就从2018年算起,行业里的平台就开始进入那个规律里。
     在2018年出现逾期信号的时候,可能有些老板会出去借点钱回来缓和流动性,当年的故事还是可以讲讲,警觉的人在那一年就开始回撤,而相信故事的人就继续留下来;
     在2019年出现逾期信号的时候,基本不会再有缓和出现了,因为故事讲不下去,老板也难再拿出值钱的东西,这时候的故事就变成了助贷和小贷甚至是消金,但这样的故事不适合每个老板,因为都需要钱,可是平台已经没钱了,甚至这其中一些人早在2018年就该转移的转移了,当然还包括像刘雁南这样让平台出借人下车后,自己还是玩进入的老板,后面其他的老板也很有可能步他的后尘,而这一年下车或者才停止复投的出借人,其实已经很危险了;
     到2020年再有平台出现逾期的信号,环境不断的收紧,再加上前面把红线降到15.4%,洗牌和重新之下,原来行业里的平台将进入一个加速的过程,到今年还不舍得主动离开的甚至还复投的人,要么是信息屏障严重,要么就是去赌的。
     最近上面透露出的一个数字是,整个行业在运营的平台已经从巅峰时候的6千余家降至目前的29家,剩余的那一大批平台已经在专项整治中退出,而这个工作还将继续。。。
     有利经历过的事,基本是同行业其它平台的缩影,甚至还将代表到现在还在强撑,还在发标平台未来可能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