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了,我又来了,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心心念念,早有规划,昨天趁娃睡了,预约了号子,订好了火车票,告知了婆婆老公,还有懵懂的宝宝,定好4:50的闹钟,好久没早起,以为会起不来,却没想到失眠了,两点多醒来睡不着了,刷抖音大概到四点左右,又睡了,睡的正香,闹钟响了,一个人静悄悄出门了,从杭州坐公交,坐高铁,坐地铁,到了,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
三年前的地铁卡还能用,里面还有钱,还是2号线到龙阳路转7号线到芳华路,三号出口出去往前走五百米,到了,都是老样子,赶到最后几分钟取了号,没等多久叫到号了,等待过程中去感谢墙上特意看了下,没看到我宝宝,当年生下宝宝后,让老公拿纸笔写了封感谢信并放了张宝宝满月照一同寄回医院,仍然记得当时我一边说老公一边写的情景,两人别说多开心了,洋溢于笔端的感恩也是真挚热忱的,快要满出来,快要哭出来了
应该感谢信太多,宝宝照片太多,墙上都贴满了,所以没见到我们的,没关系,我这次来,已经有宝宝了,记得第一次来,看到满墙可爱的宝宝,那种羡慕,那种绝望处生出的希望是多么难忘!
见到初诊医生,问能不能直接见之前看的医生,说还是按之前一样流程走,先初诊再复诊,好的
放眼望去,这个科室和当年一样乌泱泱的人群 ,我想像中没这么多人,想着疫情影响人会少些吧,不过就像段姐说的那样,该生娃还是要生娃啊
开好单,交了近两千大洋,走出医院等明早一早空腹抽血检查,背着包,拎着袋,吃了个山东煎饼一个茶叶蛋,按照段姐发的地址找住的地儿,其实一看到地址我就知道还是老地方,一路走来,却发现老地方变了,曾经热闹的芳芯路完全变了模样,两边不再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卖菜的,开饭店的,卖水果的,沿路两旁所有小店和小店里面小店门口那些人都不见了
这次还是住和之前同一个小区,不同一栋楼,敲门进去见到屋里姐妹们,一下子聊开了,虽然第一次见面,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共同的经历共同的心愿很快让彼此熟悉并惺惺相惜,都是和当年的我一样来保胎的,专门在医院边上租房保胎的,每天聊着验血翻倍,胎心,见红,孕吐。。彼此鼓气,又各自担忧,一会担心的哭了,一会放心的笑了,我时常想,那些拍纪录片的或拍电影的可以来这里记录下,真实的,体会人生各种滋味的,别样的一群保胎求子的女人们,我见到的听到的故事只是其中芝麻点,我体会到的也更多只是我自己的感受
段姐说之前和我一起保胎的姐妹二胎了,来保胎了,挺好的,可惜,孕26周不小心摔一跤,没了 ,摔掉的正是她想要的儿女双全的儿子
我问扬州那个姐姐后来怎么样了,段姐说,后来又来了一次,还是失败了,我心揪的生疼,那个姐姐,那次和我前后怀孕,住一起保胎,看的最权威的医生,做的最先进的试管 ,那天看她去医院迟迟未归,回来说没有了,泪如雨下,和她亲妈吵架,亲妈一起哭,第二天她们回家了,我懂,我好懂她的痛,虽然我站在她身边,我完全感受到那种痛了,但我想远远不及她自己真正的痛啊,她已经是第13次流产了啊,13次开开心心怀孕,13次要死要命的没了啊,谁能承受?这种痛,这是无以言表的痛谁受的住?
还有那个从深圳来的姐妹,不敢路上奔波 ,不敢有丝毫松懈,保胎路上不允许任何差错 ,硬是一直保到孩子出生才回家,不说上海房租贵,不说住宿条件差 ,就每天自己往肚子上扎针也是英雄啊,肚子很大了还得扎,双手都颤抖,怕不小心扎到肚子里宝宝,几百针扎下来,肚子都不能看了,一天到晚敷土豆片也无济于事
还有绍兴那个姐妹,半夜大出血,吓死啊,跑急救,还好,保住了,从此,步行到医院十分钟不到的路程,她和妈妈都打车前往 ,因为怕一走路又大出血,上海保三个月后又转站到杭州继续保。。
还有很多很多,太多了 ,佩服她们
朋友听说我又来上海,想要二胎 ,都说佩服我 问我你不怕苦吗
我想说我人生中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不是怀孕的苦 ,不是生子的痛 ,也不是带娃的累 ,而是那些年跑医院的辛酸,那些年看到别人娃的羡慕甚至嫉妒 ,那些求而不得的痛苦和无奈的绝望,那些时日自我封闭的自卑伤悲。。有了后 ,就重生了 ,什么都不怕了,勇敢了也坚强了
所以 ,今天我来,很轻松很愉快很期待,完全不像之前的忐忑,紧张,闭塞,不敢期待。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