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大人说起工作上的事,这一整天都在打电话让挪车,跟我吐牢骚说那些旧小区里面还是物业划的车位,业主都交了钱的,但是也算违停,然后让她们一个个打电话叫挪车。

这不是吃饱了饭撑的么?人家物业没意见,业主没意见,受到影响的可能是那些不开车的业主,但是现在谁家不需要个停车位呢?只要不要太妨碍通行,一般也理解的,这个关社区啥事?还一个劲地叫人挪车,这会是挪掉了,谁敢保证不管着下次人家不去停了?交了钱的,划了线的,这里不停停哪里?你倒是给我指个可以停的位置啊?抱歉,自己找去。

这活不就是吃饱了饭撑着么?敢倒是干的挺卖力,累死累活的,这哪里有价值感?谁又会认同这事?

唉,毕竟上头来文明城市检查了,该装的样子需要装一下,可是装只是让人家暂时看不到问题,能代表问题解决了么?显然不能。

想起来我倒是想起大学时候一件事,那会叫青年志愿者,那个年头车子还没有那么多,尤其是在校园里,多的是自行车。多到什么程度呢?几乎是人手一辆,至少我是自行车不离身的,尽管被偷去过五六次,却还是立刻补上了。

那时的青年志愿者做些什么事呢?有件事还真和老婆大人今天叫人挪车如出一辙。

学校的七八号楼是图书馆与阅览室,地下设置有停车位,自然是自行车停车位,但是几乎没人会停地下去,由于大楼是从中间的阶梯走上去,大家一般都把自行车停在阶梯两边的路上,由于自行车占据面积较少,一排下来倒也能停上上百辆车。

可是这有碍瞻观啊,如果上级部门来视察工作看到了,那是不好的,因此我们被派来管理车辆,如果有哪个学生来这里停车,就要引导到停地下车库去,但是路面上已经在的车由于大多数都锁住了,我们对它们毫无办法。

这不,很快就有同学来了,很利索地向往常一样停了车准备走,“嘿,同学,叫你呢没错,这里是不准停车的。”

同学一脸茫然,这边一排车停着,怎么就说这边不准停车了呢?在这个学校好几年了,也没听说过这种事啊。

“那是人家停错了,所以现在要改过来啊,这个大楼设计了地下停车场,那里才是停车的地方。”

这位同学挠挠头,很不情愿地把车开锁,挪位。

我和另外一位同学看得一愣一愣的,心里如同一千匹草泥马跑过,这种事我们真能坐的出来?

那个指导我们的学长离开后,又有一位“乱”停车的同学来了,我的战友走过去,“嘿,同学,这边不能停车的?”

“什么?这边不能停车?嘿嘿,哈哈。”那个同学压根就不想理他,直接就走了。

他自然没有追上去,看着我尴尬地笑笑,似乎在说,下次你上。

一会来了个女生,我出马了,“嘿,同学,这边是不允许停车的,请把车子停到地下车库去,谢谢。”

女同学睁着大眼睛看看我们,然后就自觉过去停车了。

不一会,好几辆车一起来了,我们根本赶不及凑近说话,人家就已经停好走人了。

一个小时下来,车子走的走,拦的拦,总算比最开始的时候少了几辆。

我们也因为上课离开了,结果一下课特地过来看看,车子又已经停满了,一没个告示,二有那么多车子停在那里,在没人管的时候,谁会舍近求远停地下室去啊?不彻底整治一下哪会有什么效果?可是,真的应该彻底整治么?即便做为一个执行者本身,我们也不是很认可这事,这事做的成才见鬼。

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很多事情也是一样,在人民不断地生活习惯中成为了现实,只要没有太大的负面影响,谁又会说这事是对是错呢?

那边本不应该停车,是没错,但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停那边?停那边之后又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影响呢?既然大家都无所谓,这边变成一个停车场又有什么不好?

有时候,真的是认真就输了,该应付时且应付,该睁只眼闭只眼时就不要眼睛太亮,有什么关系呢?事物就该那样发展,何必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