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D164妈妈回弟弟家了。
妈妈来了两周了,天天吵着让给买车票,她要回去,我们想着让她多玩段时间,没给她买。
这不,她自己联系上了。
六妈比她来重庆早一点,也是吵着要回去,堂弟被缠得没法,给她安排了个专车:从泸州上来要回程的公司车,只是时间未定。
妈妈听六妈提过,于是天天和六妈密切联系,时时关注回程的车。
这不,还真让她联系上了,这天回来就赶着收拾东西,那边一有消息,立马就准备出发。
六妈也高兴,前段时间六叔去世了,平常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听说妈妈也上重庆了,马上就来看妈妈,怂恿妈妈用上了智能手机,两人也不舍得用话费,都是趁有无线的时候视频聊天,内容也无非家常里短的。
下午两点,回泸州的车终于来了,妈妈兴奋地上了车。家啊,真是金窝银窝当不了自己的狗窝,虽然妈妈也在妹妹家呆过十来年,但是对她来说,潜意识里,女儿的家始终是女儿的家,儿子的家才是她的家。不管妹妹对她再好,我们对她再好,媳妇对她再怎么摆脸色,儿子再怎么不成器,她还是要回到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