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小丫投资笔记
从不和大家聊信托,因为门槛挺高的,我也没买过。最近关注到有关信托暴雷的新闻,于是找了些资料看了看,觉得可以拿来说一说,虽然咱们投不起,但先涨涨姿势,万一以后有钱了呢?
这次“暴雷”的是四川信托,有几个信托计划到期后无法兑付本息,且有投资者称收到消息“产品将无限期延期”。
在一位投资者提供的6月12日沟通会议的录音中,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向投资者们表示,资金池项目风险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是TOT产品停发,此外,也透露了四川信托TOT产品规模可能超过200亿(来源:经济观察报)。
四川信托也因此成为继中江信托、安信信托之后陷入兑付危机的第三家信托公司。
何谓信托?
信托是“信用委托”的简称,它不仅是一种理财方式,还是一种以信用为基础的法律行为和财产管理制度,通常涉及三方当事人,即投入信用的委托人,受信于人的受托人,以及受益于人的受益人(参考百度百科词条)。
简单粗暴的说,你和信托公司签订了信用委托协议后,信托公司可以依照契约管理你的财产并处理收益,他们通常会将这些钱投入到各个项目中去,比如什么地方政信、基建或地产项目等,同时承诺利息是多少,多长时间归还本金,而受益人可以是你也可以是你指定的受益人。
在我国,信托和银行、保险、证券并称为中国金融业的四大支柱,均需要监管部门发放牌照,并不是随便一家机构就能开展信托业务的,也就是说,信托本身是合法的金融业务。
正因如此,高净值人群蛮喜欢拿信托作为财产传承、遗嘱安排,很多人对信托的初印象也是“安全稳健”。
但偌大一个行业,难保会有“老鼠屎”出现,投资者也必须明白:信托不存在刚性兑付。
这次四川信托出问题的是TOT产品。
何谓TOT?
即信托中的信托——信托平台成立一个母信托(资金池),然后再由母信托选择已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把钱投向多个子信托,业绩表现取决于信托组合的业绩表现。
投资者不是担心只投一个信托项目风险大吗?好,那信托公司就搞一个母信托,把钱进一步分散到多个子信托项目里,这样万一某个子信托有问题,资金起码不至于全部损失——看上去风险分散了。
但TOT产品是带资金池属性的,池子里的钱投具体投向哪里、怎么投很关键。如果投向的底层资产很烂资金无法回笼,有的信托机构为了保住信用,干脆滚动发行新品募集资金以实现“借新还旧”:
比如说,原本投一个五年期项目预计每年有10%的收益率,信托公司把它包装成五个一年期每年8%收益率的项目,一年发行一个。第一期项目款收不回来?那就发行第二期,然后把第二期募集到的钱拿来兑付给第一期的投资者,以掩盖亏空,几个池子接连滚动,风险也越滚越大。
一旦市场环境恶化,新池子的资金增长跟不上旧池子的资金亏空,或者监管直接叫停新发产品压缩融资规模,这种“借新还旧”的游戏就玩不下去——也就是暴雷。
四川信托这次的TOT出问题,大概率就是玩了“借新还旧”的资金池游戏,被监管部门发现后叫停,接着暴雷。
根据现场的投资人透露,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称,川信的TOT业务存在不真实向投资者披露底层资产风险状况,违规开展关联交易,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的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信托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四川银保监局依法叫停了该项目(来源:经济观察报)。
实际上,2018年出台的资管新规第15条就明确叫停了非标资金池业务:
金融机构应当做到每只资产管理产品的资金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
过渡期至2020年底,虽然留给金融机构的时间不多,但有的信托机构还是热衷于通过发行TOT产品来玩资金池游戏。
今年5月,监管又发布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17条规定:
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
这是迄今为止最严格的信托产品之间交易限制规定,基本把资金池业务给切掉了。
也就是说,监管层对非标资金池业务的整改势在必行,去刚性兑付也是势在必行, 金融机构得提高主动管理的能力来赚钱,而投资者也该摒弃“保本保收益”的旧观念,提高从投资市场中赚钱的能力。
受疫情影响,大环境都不好的情况下,有些投资项目也很难好。今天这篇文章除了涨姿势,也是想提醒大家:
赚钱这个事,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你看不懂的产品,就别投了;
你想投的产品,花点时间弄懂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