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时期一直做班长,系学生会主席,从大学毕业就进了这个小县城的一中上班,一直当班主任,靠着自己勤奋努力什么累活都做,也积攒了一些钱,但可能没有去运作,一直也没做到中层,只是干事的,默默的赚钱。2010年10月和老公领证结婚,当时是28周岁的大龄剩女,结婚有点忐忑有点不安,10年下来,我们婚姻经营的很好,买了两套房,一辆车,一套房全款,一套房公积金充抵,平时也不需要额外交房贷,一个男孩读三年级。公婆退休自己过日子,和我们似亲戚,互不打扰,老公在事业单位上班,拿着安稳的工资,不抽烟不喝酒,成家前的打牌玩游戏打篮球都戒了,婚前的公子哥婚后在家做家务烧饭,晚上陪孩子做作业和睡前故事,我基本没操什么心,十年基本没洗过碗,没有套过被套,每个月有几天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要骂老公,嫌弃他钱少,他也总是理解并宽容,给我按摩,让我情绪平稳下来。只要我休息,他就会陪我散步,陪我逛街,我买了一个新手机都不愿意自己动手换卡,全要他弄好了,我才会拿来用。正是因为这样的温水煮青蛙,我内心变得越来越堕落,越来越抛弃了原来的争强好胜,但看到有差不多的同事当了主任又内心不甘,很想自己也有机会。
我好像一直都运气比较好,老是会心想事成,近期分管年级的副校长被县里委派建设一个新的高中学校,做新学校的校长,今日他打电话给我,私下里询问我是否愿意和他去新的学校,他叫我先不要和别人说,他有可能会让我做中层,建议我可以把身份保留在一中,也可以把身份全部迁过去,可以更有指标评高级,这样想到要永远和一中没关系,内心就像脱了一层皮一样难过,领导让我两天回复她,我现在纠结无语,不知道怎么办好,领导说待遇会比这里好,可是这毕竟是畅享,没有白纸黑字的,加上对未知的未来的恐惧,我真的好痛苦,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