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如深圳扩容这种新闻一样,关于房地产税的新闻,每年都要来那么一次两次,不少媒体都当做“新”的“重大”的新闻来写,为了制造冲击力,吸引眼球都往狠了说、严重了说,生怕读的人不焦虑。
关于房地产税,对普通人来说,没那么复杂,看这一篇就够了。
距离落地还有多远?
之所以会出现房地产税相关的文章刷屏,源于昨天的一则新闻:
国5院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意见指出:
加快建立现代财税制度。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政府融资职能。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研究将部分品目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建立和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 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健全地方税体系,调整完善地方税税制,培育壮大地方税税源,稳步扩大地方税管理权。
在此之前,房地产税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新闻中,无论是高级别,还是低级别,无论是会议还是专项发文,不论是去年还是前年,都在一次又一次的给关心房子的人,制造悬念。
但房地产税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实质性结果,当一切都处于一直推进的阶段,当一切都存在未知数的阶段,它更多的像是一把克摩斯之剑,让人心忧。
而此次的新闻,提到的则是“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到底是又一次的狼来了,还是真的有实质性的落地呢?
都不是!这也就是为何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追根溯源,房地产税并不是这几年刚刚出现的名词,其实早在1951年8月,就已经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税暂行条例》,只是初期的房地产税和现在我们要推行的房地产税存在一些差异,也不怪政策,只怪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短短几十年变化太快,当下我们谈论的房地产税,相对于最初的版本,其修订和更迭的范围,几乎是革新性的。
市场不断变化,国情不断变化,政策又有阻力,多方面因素并存,让这个东西不断的“难产”,今天也不例外,“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逐步稳定的推进,节点清晰,时间明了,从来没有停过。
立即实施不可能,也一样不是反复的上演“狼来了”。
早在2017年的12月20日,时任财政部部长的肖捷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文章,提及:
对工商业房地产和个人住房按照评估值征收房地产税”,就已经说到“力争在2019年完成全部立法程序,2020年完成‘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改革任务”。
而且这篇日报文章,也并不是个很新的新闻,时任的肖捷部长撰写后,在当年10月底就已被收录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书中。
而在2019年发表“制定房地产税法等立法调研、起草,加紧工作,确保如期完成”这样的观点,和政府工作计划的推进相对吻合。
再到2020年,《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的重复强调,“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真的没有突发和偶然。
所以很显然,2019年力争,2020年落实,稳妥的推进都意味着,今年房地产税真的不可能正儿八经的民众见面。
无论是2017年的“力争在2019年完成全部立法程序”,还是2019年的“制定房地产税法等立法调研、起草”,都是在强调立法
去年栗委员长的发言中,关于立法的问题,后边还跟了“调研”和“起草”,推进立法和推进立法调研、起草,显然还不是一个进度。
一个税种最重要的门槛就是立法程序,在房地产的领域,作为基础的不动产信息联网登记以及房价的动态评估体系没有完善,相关的个各项措施就会出现信息瓶颈,那么立法和颁布显然是不可能跳跃瓶颈去完成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此前表示,人大何时启动一审,就说明房地产税立法已经正式走进法律程序。也就是说,真正立法完成,后再去谈论房地产税都不迟。
按照目前的进度,房地产税真正的落地,至少也要3-5年。
税终究是税
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原文提到:
深化财税金融体制改革。加大预算公开改革力度,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无论是政府工作报告,还是我们上文讲的栗委员长部分,都是在讲所谓的税费和税费立法,除了名字和房地产有关外,其实并没有任何字眼、笔墨去描述和解释房产地产相关的调控内容
之前我们也讲过,各种中央文件一般房地产税都没有跟房地产的其他的内容同时出现,而是跟财税、体制改革之类的内容放在一起。
很明显,房地产税本质上还是一种税,你不要把它理解为调控政策。
一个税种的完善和实施,可能对于它对应的行业有短暂的影响,但它终究的是税,终究还是税收。
这中间要解决的是如何完善征税的数据信息支持,完善征税链条的合理完整性,而非进行房产调控,不然的话,还要那些限贷限购的政策调控有何用?
所以,不要太去祈祷房地产税出台后对房价有多大影响,房地产税的出台,是根据当下国情和世界惯例进行的一种税费完善。
如果不出意外,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依赖的补充品和替代品,或许就是房地产税。
有人说:“房地产税的出台,目的在于打击炒房,降房价去泡沫,实现居者有其屋!”
显然,这个想法有些太浮于表面。
宁夏房产税
但凡是有房地产税相关的新闻,远在千里之外的宁夏,都会成为自媒体文章的常客,宁夏房产税的老梗每年都被翻出来,一回又一回。
其实宁夏的房地产税,也并非新政策,宁夏的房产税中最后一条写到:
本细则自2018年1月1日起执行。
《宁夏回族自治区房产税实施细则》(宁政发〔1987〕3号)同时废止。
而《宁夏回族自治区房产税实施细则》(宁政发〔1987〕3号)与后来的新条例,只是微调并无明显区别。
而这两版的前身都是:早在1951年出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税暂行条例》,以及1986年9月15日,正式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
实际上,这一版本因房产税存在较大争议,中央已确定停止房产税扩围,转为推进新版房地产税立法工作。
并且要注意,之前我们讲的是“房产税”,而最近我们讲的“房地产税”,多了一个“地”字。
所以,如果有看到有拿“宁夏房产税”来类比写文章,可以直接忽视了。
莫焦虑
房地产税的新闻翻来覆去,看似次次狼来了,但实际上都是在稳步推进,只是这个稳的过程有些过于稳,所以你才会看到如今的状态。
这个过程就如同,当年的港珠澳大桥修建一样,一点一点缓慢的推进。而当我们看到组成房地产税的必要因素,一点一点实现的时候,才会真正的看到房地产税这个大厦的落成。
而且,你要知道:
1.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只是因为对房子征税,引起房价暴跌。甚至对于房产市场的影响都是很短暂的。
2. 房价维稳是长期诉求。不管是短期调控还是长效机制都是为了不让房价大涨大跌,即便房地产税产生了一定的调控作用,那也是合情合理的,仍然还是不会出现暴跌的可能性。
3. 房地产税之所以延迟到现在没有真正面世,我前文也提到了,牵扯到一些合理性的推敲,不可能贸然征收,更不可能严重不合理的征收。更何况比你房子多的人都不担心。
4. 羊毛出在狗身上,任何税费最终都有可能被转嫁,比如税费被细分转移到租客身上,下一任买家身上,等等。
5. 正如刚才所说,当组成房地产税的必要因素一点点的实现时,这个事儿才接近落地,很显然,现在离落地还远
所以,莫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