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酬完回家,酒精上头了蹲在路边歇会儿,想到自己一事无成还这么累,捂着脸叹了口气。忽然有人打了我后脑勺一巴掌,我回头看看是个大妈,她说:“不管是因为工作、因为生活、还是因为感情,男人要挺直腰杆,不该唉声叹气。”能得到陌生人的激励,我感觉心头一暖,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她走到马路上跨上一辆电瓶车的后座,对骑车的大叔说:“快走快走,认错人了。”
2
从巩义、西安到成都、长沙,从出生到入仕,从开元盛世到战乱流离,回溯了老杜颠沛流离的一生。
一夜之间,眼看着老杜在战争、自然灾害、腐败、疾病、丧子里,还能坚韧活着,还能悲悯众生,还能坦诚坦荡, 老杜亲自上场,贡献了“人生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起落落落落落”的范本。
人生实苦,被现实一再碾压,他没有退路,只懂热爱世界。
这份热爱,不是逃离,吃喝玩乐,而是直面痛苦,硬生生活成一个现实主义大师。
他死磕了一辈子,客死异乡时,还无房遮瓦,无子送终,无人问津,以失败者自居:
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
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对人间最后一眼,停留在:
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