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篇吐槽帖。
跟一个朋友10年的交情。他性格比较古怪,也很自负,总是说别人蠢,但是他不说我蠢,他知道他没法在我面前这么说。
然后,我也知道他总干些上不了台面的事,为了利益不太有底线。
写完上面的话,我就觉得自己是南郭先生,其实蠢得可以。这种人我10年前就应该离他远点。
当时跟他聊得来,是因为工作上的思路比较对路,因为总也找不到能聊工作的人(大家在上班期间,也喜欢聊家常,我不太聊得来),再就是他对于设计的理解,还是有些深度的,一起聊设计多了,他也跟我讲讲他生活中的苦恼。
他都把生活的苦恼说给我听了,我就经常开导他,也挺真心对他的。因为他比较清楚我不是那么好骗的人,所以一直以来,我俩的合作(后来一起合作过几个项目),也是因为费用不多,他一直比较收敛,我虽然每次比他付出的多(他总是偷个懒耍个滑啥的),收入我俩对半分,我也从没说过啥,因为有的时候活是他搞来的,我就默认他少干点就少干点吧。
年前他又找我跟他合作一个项目,说好的一起搞,因为一直是平分,当然,我也问过他怎么分,他总是含糊划过去。
事情没落成之前呢,我们俩是合作的模式,等到基本落定了,他就不跟我联系了。我是认为事情已经基本完成了,他的目的是,后面踢开我,自己收果子。
这不,最终这个事真的成了,他就开始偷偷的运作费用自己全收。
交代一下他的背景,他现在只跟老母亲一起生活,家里有几千万资产,有几套房产。老婆孩子默默的消失了,从孩子几个月后,我这所谓的好朋友,再也没见过他老婆和孩子,问起来,也含糊其辞不知道什么状态。有个亲弟弟,和他跟他妈关系搞僵了,基本没有来往。他的父亲年前去世了,他说要把房子卖了,离开这个城市,带她70多的妈妈去一个小城市生活,因为他在那个城市混了一个职位。然后离开的理由,除了母亲伤心之外,还有个原因是有个舅舅家的弟弟来参加他父亲的葬礼时,因为是外地来的,住了招待所,费用是本地的一个弟弟给垫付的。完事之后找他一起结清费用的时候,他认为那个外地的表弟不要脸,来住招待所还要他出钱,所以决定跟外地表弟和本地表弟都不再来往,说这个城市让他恶心。
今天跟我摊牌了,完全过河拆桥,说他付出了全部,他要全部的收入,说没我什么事。我真是呵呵了,反问他你这是要走了,觉得亲情都不要了,友情更一文不值所以跟我也来个了断吧。
他不正面回答我,跟我扯他付出了多少。其实呢,从完事之后他的所有的付出,除了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并且搞黄了一些事外,没有一点作用呢。但是为了今天他内心的理直气壮,他足足铺垫了2个多月。
我一直觉得钱只是生活的一小方面,有钱赚挺好,没有也没事。今天他的嘴脸让我很震惊,第一个反应我对他的行为表示了不满。他不正面跟我交涉,东拉西扯。我认识他十年了,也知道他什么人,这一天早晚会到来,我倒也有心理准备。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我见过他死缠烂打的架势,不想为了钱给自己找这么多不开心,我很明确的说明了我的态度,他仍然强词夺理后,我决定钱不要了,这个人我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跟他了断后,觉得也挺开心的,如果没有这个事,总也找不到一刀两断的契机,这更好,当用钱买断了交情,挺好的。
我跟朋友说起这个事,朋友就说你总是把人想的跟你一样,其实并不是。
说来也是,我知道他不厚道,仍然一直以来坦诚相待,终于被他坑到了,罢罢,早知道有这天的,终于到来了而已。
这两天看了《钱:7步创造终身收入》,作者托尼 罗宾斯说的挺对的,富足人生的关键是分享人生,我这个前朋友,就是只专注于索取,完全不考虑付出,所以在他拥有了不少的资产后,他仍然不快乐,毫无快乐可言。
好了,至此跟此人再无关系,倒也感觉不错。后面待人,我也还会以诚相待,仍然愿意相信是好人多。钱哪能是生命的全部呢?友情、亲情、愉悦的心情、以及付出的愉悦,都是生命中美好的体验,我愿意继续幸福的生活下去,也相信我能得到我该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