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了二十几天,三栋楼的底灰基本完成。今天开始打磨,说起打磨那是每个人都最讨厌干的事情。我经常对自己说其实我运气不怎么差,今天上班时主管分工时就说留两个人去修补,其他人全部打磨。谁都以为自己技术好,有实力都想去修补。可主管精明啊!在开始复工的时候,他就对团队施工人员来了一番优胜劣汰的筛选。经过一番筛选后留下来的人,可以说是旗鼓相当,每个人的实力都不相上下。所以,修补这件事情他根本就不用考虑谁的技术可以胜任。他首选了我,然后在选了一个我搭档。

我们这个团队是个不服输的团队,每个人都想做第一,都想证明自己比别人强。今天中午有个同事在私下里问我,你给主管啥好处了,他都不让你打磨。我说你想多了,大家在一个团队不管什么事情都得要有人来做才行,至于主管怎么安排自有他的道理,别胡乱揣测,没有的事情乱说可不好。

其实,所有人里面我是最没有脑子的一个。主管正是因为这点才让我去修补,因为他知道我会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做好。一个人管一个团队,一旦分散开来他不可能处处监管到位。他要去监管大部队,修补的人他当然不会选那些聪明的人。让那些聪明的人去干修补的活,他又怎么能放心呢!他怕他们敷衍了事,还怕他们偷奸耍滑。理所应当,他自然是要选最笨的人来干这件事情,只有笨人才会循规蹈矩的按照他的旨意来办事。这一点,作为一个管理者他早就看透。这二十几天以来,他早就知道,在我们这群人里是不用看技术之类那些东西的。不看技术,那看什么呢!其实,他早就在琢磨我们这群人。也多少对每个人都有点了解了,需要派人去独立做事的时候,他首先考虑的自然这个人的为人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