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妈妈告诉我,王叔17岁的儿子小弟五一结婚。喜糖已经送到家里,让我们一家子都去参加,也打电话给我爸了。

17岁结婚,这在农村并不少见。所以我也并不觉得意外,都司空见惯了。去年在老家的朋友圈里一对84年的夫妻都当奶奶了,我跟当地的朋友求证,他回复说不是谣言,是他的邻居。这可轰动了我们那个小县城。2个15岁的孩子居然结婚了,说荒唐有多荒唐。可看视频,双方的父母笑颜逐开。这些早婚的孩子,多半是父母也早婚,孩子读不下书了,就让他们先结婚生孩子。然后孩子扔老家留给父母带,年轻出去挣钱他们的二人世界。家长们美名其曰,孩子大了自己都还年轻。而王叔的儿子小弟就是这样的例子。


王叔是老爸年轻时候在砖厂的手下和工友,我爸是他们的班长。红砖厂后来倒闭, 他们各奔东西,但是约好谁的孩子以后结婚了他们原来的工友都要聚聚。我哥哥们结婚的时候他们都来了,那些叔叔伯伯的我也记不清,但是王叔和我家联系最多,跟我们家最亲。王叔家在大山里面,开摩托都要3个小时,所以一直找不到媳妇。王叔三十多岁的时候高价娶了一个越南新娘,那时候越南新娘还没有这么会算计,生了一女儿和儿子之后才跑的。

那时王叔每次赶集日都会拉柴火到镇上来卖,单车的横杆上戴着小弟。有时候太晚了会住在我家,晚上就跟我爸小酌几杯,两人总是喝大了就喜欢回忆他们在红砖厂的快乐时光。小弟那时候屁颠地跟在我身后叫我姐姐,虎头虎脑的样子,讨人喜欢。后来爸爸到外地工作了,两家的联系才少了。早些年王叔在过年的时候还是会来我家走亲戚,和爸爸叙叙旧。

王叔在后来迫于压力还是外出打工了,是我爸托舅舅找的。在云浮的陶瓷厂做苦工,王叔在旧日的感情上对我家又多了一份感恩。王叔的大女儿王妮初中没有毕业就不读了,读不下去就跟着人出来打工了,不管王叔怎么打就是不上,学不进去,王叔只由着她,让她到镇上学了电缝纫机,在镇上的小作坊工作了2年,后来跟人去了佛山的内衣厂上班。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生活费都寄给家里,这倒也让王叔放心。但是王妮从小到大都是假小子,在13岁那年月经来了还是王叔给她买的卫生巾。现在王妮也有20岁了吧,但是王叔说这个女儿不想结婚,只想工作。

小弟和姐姐从小不对付,总打架。现在长大了回到家两个人还是一样,一言不合就开打。小弟和姐姐一样不喜欢读书,初中就会打架斗殴,被王叔压着还是压不住,最后还是辍学的。王叔只好把他带去工厂找了一份小工,两父子吃住在一起。工资也是直接打到王叔的卡上,因为小弟用的是我表弟的身份证入的厂。王叔也怕小弟手上多钱会乱花,除了给他一点零花钱,剩下的都给他攒着。小弟勤奋好学,跟着我舅舅学开叉车。不到一个月就可以独立操作,开着叉车穿梭在堆积如山的的瓷片中。车间里温度很高,冬天也会汗流浃背,可他却干的不亦乐乎。


父子俩住在一起朝夕相处,下班后在宿舍吃完饭之后都是各玩各的。没有什么娱乐,除了打游戏就是睡觉。王叔问个过小弟以后想干什么,小弟说没想这么远打工就挺好的。王叔想到自家条件不好,儿子对未来又没有什么想法,担心儿子以后娶不到老婆,就开始张罗小弟的人生大事。小弟倒是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就说随他爸折腾。王叔带着小弟提前一个月回家给儿子相亲,找的还是山里的人。两个孩子年纪相仿,又都是早早的辍了学,很多共同的话题,很容易就走在了一起。我想这半大点的孩子哪懂得什么是爱情,估计都是孤独灵魂的碰撞而已吧。对方也是穷苦人家,要了5万彩礼。这钱也是帮小姑娘的哥哥娶媳妇用的,小姑娘就直接住进了王叔家。月初的时候发现小姑娘怀孕了,于是王叔决定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五一。

17岁,一个懵懵懂懂的年纪就结婚了。自己都还是孩子,却要肩负起做父母的责任。那些早婚早育的孩子们,都还没有开始享受自己的人生,就要去演绎父母的角色。这个世界那么精彩,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就要为生计奔波。我似乎看到了他们生命的轮回,类似在苦难的漩涡里挣扎。可是我有什么理由去批判?

17岁的人生,将何去何从?不,这不是一个人的人生,而是那些早早辍学的未成年的孩子的人生。这个社会发展的如此的快,他们连最基本的基础也不具备,在将来他们又如何立足在这个世界上?打工?留守?再一次次的轮回?想想就觉得悲伤。这些事太多太多了,人们早已司空见惯。可是,谁又能为这些孩子的人生负责呢?





@六月木土@小鱼酱zz@我叫小姿@最重要的事一疯狂